中国维和警察:为了苏丹和平,为了国旗荣耀



 

  1月14日,在苏丹首都喀土穆的中国驻苏丹大使馆内,联合国驻苏丹特派团(联苏团)代理警监沙尔马(右一)为一名中国维和警察佩戴奖章。在这次颁奖仪式上,联苏团向在苏丹南部地区工作的8名中国维和警察颁发了奖章,以表彰他们的工作业绩。新华社记者 邵杰 摄

  新华网苏丹朱巴1月15日电(记者 李志晖)原本天蓝色的警服在每天日晒和汗水浸透下变得发灰,厚实的军靴前端满是划痕,唯有胸前的国旗保持鲜艳。这是第一眼见到李建涛时,他给记者的印象。

  这位中国天津籍上尉刚从苏丹南部公投的一个任务点巡逻完毕,回到苏丹南部首府朱巴。就在这次任务中,同行的一名美国警察被蚊虫叮咬感染疟疾,连续6天昏迷,被迫回国休养。

  也正是这次任务期间,李建涛住茅草屋,吃饭只能用手抓,还要不断温习临行前模拟培训的“被绑架”“急救”“识别地雷”等安全要领。联合国在当地的营地内只有他一个中国人,一碗白开水泡挂面度过了29岁生日,家乡怀孕的妻子打来电话,李建涛流下了眼泪。

  “身处艰苦地区,人离祖国越远,心就与祖国越亲,”李建涛说。“但光流泪没用,我的职责是在联苏团(联合国驻苏丹特派团)的章程和规定下出色完成任务,体现中国维和警察的良好形象和素质。”

  作为联合国目前所有维和任务区里最艰苦的一个,苏丹任务区共分喀土穆、朱巴、阿卜耶伊等6个战区,中国在全部战区均派有维和人员。

  去年10月,经各层严格选拔,并通过英语、射击、驾驶各项考试后,李建涛与来自天津市公安局消防、刑侦、特警、交管、网监等各战线的其他21名战友组成了中国第九支赴苏丹维和警队,并担任副警队长。

  队长李翔鸣今年38岁,此前两次赴东帝汶担任维和警察,回国后不到一年临危受命来到苏丹,驻守号称“世界火炉”的喀土穆。李翔鸣在维和期间曾感染登革热。如再次传染,将危及生命。李建涛在朱巴市唯一的战友王磊,放下刚出生3个月的女儿,来到苏丹。队里年龄最小的杜牧驻在冲突不断的阿卜耶伊,出发前孩子尚未出生。

  在这个饱受20多年内战之苦的国家,中国维和警察的一大任务是参与当地警察系统重建。李建涛和王磊每天与当地警察一起工作,并及时纠正其在犯人关押、枪弹管理等工作中的错误。此外,还要对当地学员进行警务巡逻、拆弹排弹、儿童保护等培训。

  苏丹南部地区公投使警察培训任务更加繁重。确保公投安全进行成为联苏团与各地警局的首要职责。令人欣慰的是,公投期间未发生任何与公投有关的治安事件。

  由于长期战争,苏丹南部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落后,治安事件频发,疟疾、伤寒、麻风等恶性疾病都困扰着这一地区。“来朱巴3个月点的蚊香比前28年总共点过的都要多,”王磊说,“这里物价奇贵,一顿简单的快餐要合人民币60元,一瓶矿泉水1.5美金。”

  几天前,队长李翔鸣托人从喀土穆送来了2斤绿豆消暑,另外还有一个游戏手柄,丰富一下除了健身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娱乐的生活。

  但这些并未阻挡中国维和警察的步伐。李建涛和战友经常在被当地人形容为崎岖得“能让人跳舞”的道路上驱车巡逻。“艰苦环境是磨砺的机会,而不是逃避工作的借口。”李建涛乐观地说,相比朱巴,其他战区工作生活条件更为恶劣,当地战友需要付出更多艰辛。

  中国维和警察的努力得到了充分肯定。联苏团新闻发言人科维多尔·泽尔若克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中国维和人员在历次任务中屡屡做出表率,不仅受到同行赞赏,更受到了当地民众的爱戴。“他们的形象是积极正面的、令人骄傲的。”

  现在,除了日常执行任务,李建涛心里还惦记着一件事:联苏团工作人员餐厅的屋顶上挂着许多国旗,却没有五星红旗。“我要尽快找一面大的国旗挂上去。毕竟,苏丹维和任务中有中国人的汗水和足迹。”他说。“一面国旗,能让后来的战友感觉更亲切,工作更努力。”

    (来源:新华网)

设为主页】【打印】【返回顶部
 
 
 
    
 

沪ICP备11024603
关于本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技术支持  

 版权所有:上海国防战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gf81.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