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信息控制案例分析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心理战在美国对抗第三帝国的战略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当美军一进入德国,美国心理战专家就开始散布信息,使德国人民确信德国已经走到了失败的尽头,劝说他们与美军合作。同时,美军关闭了在德国控制区的报纸、杂志和无线电台,确保了信息和宣传的垄断。

因此,德国人民接收到的信息完全来自于美国控制区的资料、传单、军队报纸及卢森堡无线电台。

  1945年5月12日欧洲胜利日之后,在德国,盟军远征部队最高司令部的心理战师(PWD/SHAEF)改编为信息控制师(ICD)。由PWD/SHAEF指挥官,罗伯特•C•麦克卢尔将军指挥这支装备一新并拥有最好的PWD/SHAEF专业人员的队伍。最初,信息控制师独立于军政府,但是,到了1946年2月,它就完全与军政府合为一体了。

  最先,信息控制师主要关注消除受纳粹影响的媒体。信息控制师取消了被认为有纳粹背景的德国记者资格,并且禁止散布可能激起对纳粹同情和鼓励反对美国进程的纳粹主义、军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信息。同时,启动宣传审批程序,信息控制师有选择地授权德国编辑经营报纸和杂志。它成功地选择了一些在政治上、思想上具有不同理念的个人团体。到1946年中期,信息控制师已经成功地授予了73名德国人新闻许可证,包括29名社会民主党成员、17名基督教社会主义党成员和5名共产党党员。因此,当美国军政府官员施行极为严格的政治和思想上的审查制度来阻止纳粹主义、军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信息的扩散时,它也寻求政治多样性并允许多种政治言论的发表。

  虽然信息控制师授权效忠于创建一个全新的、民主德国的编辑人员,但该师一直密切关注他们的出版物。最初,它实行出版前审查制度,但是到了1945年8月,它又转换成实行出版后审查制度。虽然德国编辑可以自由地运营他们的业务,但是始终存在因出版后审查导致许可证被撤回的可能性。因此,信息控制师界定并管辖着信息可否出版的分界线,以及该信息在政治和文化领域是否令人满意的权力,它还负责监视、规范从美国控制区送达德国的信息。

  在占领德国的头两年,美国新闻出版政策大体上反映了信息控制师新闻出版官员的意识形态。大部分信息控制师的官员都是曾经在德国生活过的学者。他们中很大一部分都是新政策的坚定拥护者、知识分子、移民和左翼人士,都热心于帮助在纳粹的灰烬中建立新的民主德国。在柏林,多数信息控制师的官员都是德国移民。因此,许多的信息控制师官员说德语,很熟悉德国的文化,并理解德国的社会和历史。在1945年,这些新闻出版官员热情地欢迎德国人的合作,并将此作为建立民主德国新闻和文化进程的一部分。

  随着冷战的结束,美国军政府官员的新闻出版政策发生了改变。被占领的德国成为了美国与苏联展开心理战的第一块战场。1946年以后,建立一个独立的、团结的战后德国的可通性迅速消失。美国和苏联都开始在各自的控制区内利用新德国的媒体相互攻击并进行广泛的宣传。比如,在1946年3月,美国军政府官员强迫美国控制区内第一大报《新报》改变其社论立场,以反映美国的外交政策。从此以后,《新报》就成了美国军政府官员在被占德国上抗衡苏联宣传的代言人。

  到了1947年年初,信息控制师的专家已经被替换,原来的新闻出版官员也已被冷战斗士所取代。因此,大多数并不跟随美国军政府官员反共产主义指示的刊物要么被勒令停办,要么主编就被撤换。在1947年8月,布痕瓦尔德(1937年至1945年,德国纳粹曾在此设立集中营,残酷屠杀了数万名反法西斯战士)的幸存者,拥有出版《法兰克福评论报》许可证的共产主义者埃米尔•卡拉巴奇被解雇了。还有,一本很受欢迎的杂志《Der Ruf》,因为信息控制师认为它有亲共产主义倾向,所以将它关闭了,即使这是一本连与美国军政府官员同等级别的苏联人物公开指责杂志也幸免遇难。同年10月,卢修斯•D•克勒将军,美国军政府首长,发动了“回应”行动,这是一项反宣传措施,它利用在美国控制区内的德国媒体来对苏联的反美宣传做出回应并与之作斗争。一条严谨的反共产主义战线强加在了德国新闻出版业身上,而相同的手法同样在苏联控制区内蔓延开来。

设为主页】【打印】【返回顶部
 
 
 
    
 

沪ICP备11024603
关于本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技术支持  

 版权所有:上海国防战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gf81.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