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



 

跃动的春天播撒希望,灿烂的笑脸辉映蓝天。

  4月2日,空军某飞院喜气洋洋,空军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学员毕业典礼在这里隆重举行。经过两年半基础教育和一年多初教机、高教机训练的16名女飞行学员,接过学院授予的军事学学士学位和三级飞行员证章,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铿锵玫瑰冲云霄,蓝天巾帼不让男,头盔难掩女娇容,鏖战长空逞英豪。”当精神饱满、信心百倍的女飞行员们走上前台,面向军旗庄严宣誓时,现场的各级领导和新闻媒体记者惊喜地发现,身着崭新军服的女飞行员们显得那么英姿飒爽,那么朝气蓬勃,真不愧是我国首批培养的女歼击机飞行员啊!

  万里挑一竞风流

2005年9月,35名第八批女飞行学员经过层层选拔,从全国12个省、20余万应届女高中毕业生中脱颖而出,走进了空军航空大学。 

大浪淘沙始见金,万里挑一竞风流。谈起闯关过隘的经历,姑娘们记忆犹新,仅身体检查就有116项:身高不足160厘米的“出列”,体形不匀称的“稍息”,牙齿磨损的“淘汰”……每一关,甚至一个细微的环节不合格,都意味着难圆“飞天梦”。

  四川姑娘余旭清楚地记得,坐在高速大幅度旋转的转椅上,检测抗眩晕的能力,几分钟下来,姑娘们个个脸色煞白,天旋地转,有的甚至呕吐不止。尽管这样,还要求在两秒钟内准确地辨认自己上椅子时的位置。然而,过关斩将脱颖而出的姑娘们还未来得及庆幸,充满艰辛磨难的飞天之路就摆到面前:S形绕杆跑、固定滚轮旋转、每天3000米长跑……

  姑娘们说,体能训练再苦再累咬咬牙就过去了,可飞行训练对她们则是一个更加严峻的考验。飞机座舱内各种仪表参数、功能和位置必须烂熟于心;每次飞行几百个操纵动作和程序,必须丝毫不差记住;机场周围所有地标、地物,近百个空中特情处置方法,必须倒背如流……

  一次,大队长提问正在座舱实习的南京姑娘周帅:“发动机使用温度上限是多少?”周帅一懵,顿了一秒才答出。没想到,大队长厉声责问:“准备这么多天还记不住,空中谁等你?就这水平,离停飞不远啦。”顿时,周帅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掉个不停。周帅是幸运的,她爬坡过坎,过了初教机关,飞上了最先进的歼击机教练机,而有些人就没那么幸运了。训练大纲要求,每个学员只有10小时检飞时间,如果合格,就将进入下一阶段的训练,反之,则意味着停飞。学员小潘高考分数达到名牌大学提档线,但她只报了飞行学院一个志愿。然而,当她上飞机后才发现,不管地面准备多好,到了空中大脑还是一片空白。学员小刘特别要强,体能训练成绩名列前茅,但因空中检飞成绩靠后被停飞。

  女飞行员个个都是坚强的,不会轻易落泪,然而,当别离的一刻到来时,她们却相拥而泣,那是对蓝天的眷恋与不舍。李敏至今还深深记得分别时小刘对她的嘱咐:“蓝天不属于我属于你,你飞就等于我在飞!”虽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包含了太多太多……

  当晚,李敏在日记里为同伴写下这样一句话:远去的车消失在离别的夜幕中,然而,你的蓝天梦却没有一同离去,明天,我将带着你的希望与祝福振翅高飞,穿越一片片云影……

  彩虹总在风雨后

  从认识飞机外表到进入座舱熟悉每一块仪表,从第一次启动试车到第一次地面滑行,从第一次感受飞行到教员首次带飞上天,每一步都让女飞行学员感受到飞行的艰难。面对艰难,姑娘们敛起笑容、扛起自信,以顽强的毅力和超人的胆识,在飞天路上艰难跋涉。

  早上集合站队,姑娘们觉得“我们够快了”,但教员告诉她们,空中作战胜负就在米秒之间。为练就“米秒速度”,姑娘们每天坚持50米、100米、800米、3000米全速跑、变速跑等转换练习。如今,姑娘们走路“一阵风”,达到一分钟起床,两分钟离开宿舍,三分钟列队完毕的要求。

  歼击高教机超音速飞行,机动性强,技术难度大,特别是俯冲跃升、快速急转、减速盘旋时,最大载荷达6至9G,常人难以想象。与男性相比,飞歼击机对女性身体、心理素质和操作技能等方面提出了更加严峻的挑战,首先,强健的体魄就是歼击机女飞行学员必须跨越的一道坎。姑娘们懂得,飞行不是潇洒、威风的代名词,而是诸多细节的叠加,是大量付出的积累,她们决心要闯过这道难关。单杠练习,一吊就是一分钟左右,下来浑身酸痛;“推小车”训练,一推就要绕篮球场一至两圈,常常是手被粗糙的石粒扎得血流不止;下肢力量练习,蹲着绕篮球场圈快速走,一次就是三四圈,往往累得腰酸腿疼直不起腰。

  东北的冬天,天寒地冻,滴水成冰。有飞行任务时,早晨三四点钟就要进场,一练就是一整天,风刮在脸上像鞭子抽打,穿着厚重的飞行服,不一会儿就被冻透了。每天飞行结束后,大队、中队、小组逐一讲评,每次讲评,姑娘们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担心因“飞行缺点”不可克服而停飞。精神紧张,睡眠不足,使姑娘们个个都变成“熊猫眼”。

  “连续飞行时,好像刚躺下,就起床了。”章娴、钟芹她俩回忆起自己的故事,仍然泪花闪烁。那是一次晚餐,姐妹俩相邻而坐,端着饭碗却睡着了。“咚!”随着两人的头撞在一起,饭桌上顿起一片笑声。同桌就餐的大队长看看章娴和钟芹,一种感动、一种爱怜涌上心头。他起身宣布:“今天晚饭后的体能训练取消,熄灯时间提前一个小时。”听到大队长的“破例命令”,女学员们仿佛感受到久违的父爱,泪水禁不住淌下。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姑娘们在训练场上不怕流血流汗,就怕娇嫩的皮肤变黑变糙。为了抵抗紫外线照射,每天进场前,无论多忙,她们也忘不了往脸上涂一层防晒霜。随着户外训练时间增加,防晒霜依旧挡不住紫外线照射。不到一个月,白皙的肤色就由白变红、由红变黑……

  起初,从外场归来,姑娘们总要举着镜子,由远及近、从左到右照个遍。后来,每看见自己日渐“成熟”的脸,免不了声声惋惜。再后来,她们索性扔掉防晒霜,甘愿接受烈日的“馈赠”。如今,她们戴上飞行帽,不外露一丝秀发,却显得飒爽俊美。

  携手跨越飞天路

  昨天,在家中,她们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心肝宝贝,处处受呵护;今天,投身军旅,她们在被呵护中学会了呵护别人。她们是天之骄女,更是心地善良、充满爱心的女孩,共同的理想追求使她们很快融入“蓝天骄女”这个光荣集体,训练生活中互相关心帮助,携手跨越充满艰辛而又不平凡的“飞天”之路。

  山西姑娘王欣是她们中的“大姐大”,被其他姐妹叫“嫂儿”。大家这么叫,不仅是因为她是这些姑娘中年龄最大的,更主要的是她就像嫂子一样,会关心和照顾其他师妹。

  一次训练结束时,与她同在一组的贠璐生病了,身上直冒虚汗。细心的王欣发现后,把她扶回宿舍,又帮她从医疗室取回药品,并倒开水让她服下,又到服务社买了贠璐喜欢吃的罐头。看到王欣这样照顾自己,贠璐感觉就像在家里一样温暖,感动得流下了热泪。

  王欣在关心“师妹”的同时,也赢得了姐妹们的关心。她记得去年国庆节前,大队长带她飞小起落,由于地面准备不充分,飞行时技术变形,回来后受到严厉批评,使她心理压力增大,晚上睡不着觉。大队教导员了解这个情况后,就和飞行教员一起做她的思想工作,帮她放下包袱。这时,其他技术掌握好的学员主动过来与她交流操作要领,在姐妹们的帮助下,她不仅克服了技术难点,而且动作要领掌握进步很快。

  飞行训练中经常交流心得体会,使她们在飞行技能上不断超越自我。不管谁在飞行训练中遇到难点问题,姑娘们都会主动靠前热心相助。今年1月,河北姑娘张博飞特技课目时,由于操作难度大,身体难受,内心有些畏惧,总想闭眼,同室“师妹”李敏听说后,就对张博讲,闭眼会更难受,你下次飞行带点“酸梅”,难受就吃点。果然,小张一试这招还真灵。

  如果说她们的互相关心帮助,给姐妹们共渡难关带来动力和勇气;那么教员的无私帮助,则给她们战胜困难提供了温暖和力量。王照珂的教员龚茂新是一位有着10多年教龄的飞行员,虽然平时话不多,教学却十分敬业。刚开飞的那段日子里,每逢落地退出,王照珂都要为教员递上一杯水,可每次都被他婉言谢绝。初教六飞机一个起落航线只需五分钟,时间少而紧凑,两名学员交替上机常常会令教员在飞机上一坐就是大半天。后来,王照珂渐渐明白了,教员不喝水是怕上厕所而耽误学员的飞行时间,这让她更加理解了教员的良苦用心。

  进入小航线练习后,一些重点的飞行技术也进入爬坡阶段,3分钟一圈的小航线时间更是显得弥足珍贵。一次,教员带王照珂刚飞完第一轮起落就到了午饭时间,而他们此时恰好飞到了技术动作修正的关键时刻。落地后,教员问她饿不饿,她摇摇头,教员说:“那咱们加完油继续飞”,王照珂瞪大了眼睛,“教员您不吃饭了?”教员笑了笑:“省下这20分钟,你可以多飞好几个起落呢。”看着教员转身登机的背影,王照珂忽然感到一股热流涌上心头,她默默告诉自己,刻苦训练、飞出成绩才是对教员最好的报答。

  铿锵玫瑰冲云霄

  放飞的日子终于到了,姑娘们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放飞前,教员给盛懿绯做了滑行进旗孔、停机的标准示范。那种灵活自如的掌控能力带给她的震撼绝不亚于一位技艺超群的“骑士”,挥缰而驰,勒缰而止,潇洒精确。她暗暗发誓,也要像教员那样成为一名优雅的骑士。

  然而,并不如想象的那样简单,小小的两面旗要想把飞机不偏不倚正好停在它中间,真的很困难,需要学员对速度的敏感,对位置方向的精确判断,还有左手的油门、右手的刹车和脚下的舵的操纵控制能力。刚开始,盛懿绯总是对速度不敏感,有时候停机能冲出三五米,有时候转弯一个刹车就停下了。

  一次滑行,盛懿绯全然忘记了后面即将着陆的飞机,仍然保持着自己的“慢步走”,眼看后机越来越近,危急时刻,后舱教员“嗡”地加上油门,“我来!”一个快转弯,让出了跑道,紧接着,减速,收油门,刹车,一串连贯动作让盛懿绯目不暇接。等她缓过神来,飞机已经稳稳地停在了旗孔正中间。“即便是滑行也要分配好注意力,切不可麻痹大意,否则险情随时出现。”教员的话给盛懿绯敲了一次警钟。

  “天空是我们的舞台,我们在上面各自展现风采,各自赢得掌声,各自享受快乐,而滑行就是演出前的星光大道,谁也不愿意在红地毯上跌个跟头再快快地爬起来,影响整场的演出心情。”盛懿绯决心要像教员那样,做一名优雅的“骑士”,在登台前有一个惊艳亮相,给飞行增添一份美丽心情。

  2008年4月27日、8月23日,对姑娘们来说,注定是两个终生难忘的日子。因为这两天,分别是她们首次驾驶初教机和首次驾驶歼击机教练机亲吻蓝天的日子。

  “几多艰辛何所惧,敢与天公试比高。”第一个驾机飞上蓝天的四川姑娘何晓莉,第一次放飞蓝天时心情特别紧张,但第二次飞翔在蓝天白云间,紧张感顿消。她透过舷窗鸟瞰大地,感到自己非常崇高和伟大,甚至情不自禁在心里哼起了小曲,袒露心中的畅快和欣喜。

  而山东姑娘张潇初教机首飞却遇到了意外险情。那天她驾机时,飞机地平仪突发故障。首次单飞就遇上特情,让张潇心跳骤然加快。她双手紧紧握住驾驶杆,一边保持飞机状态,一边向指挥员报告。在指挥员正确指挥下,她冷静修正航线,终于驾机安全着陆。走下飞机,面对领导表扬,她激动的泪水伴着汗水挂满脸庞。

  如果说初教机首飞让张潇感受了惊险考验,那高教机特技课目训练则让西安姑娘孙美感到了紧张刺激。歼击机特技飞行课目动作幅度大、飞行时间长、精神高度紧张,飞行员经常出现头疼、压耳朵等情况。连许多男学员都难以胜任,惧怕三分,可孙美闯过了。

  那是一次飞特技课目时,由于载荷过大,孙美耳膜受压充血,恰在这时又突遇烟雾,能见度很差。从飞机舷窗往下看,一片白色,找不到地标。当时她心里特别紧张,抓住驾驶杆不敢松手。在带教教员鼓励下,她稳定情绪后,透过云缝看到一条河流,然后参照其反光,安全飞回机场,并一次着陆成功。

  历经艰险百炼成钢。去年10月23日,是让历史永远铭记的一天,四川姑娘陶佳莉第一个驾驶新型歼击高教机首飞蓝天。她驾驶歼击机起飞加速,犹如惊雷阵阵;转弯俯冲,犹如飞燕掠过。特别是在云中飞仪表课目,没有地标地物参照时,不管是做盘旋、上升、下滑动作,还是俯冲跃升、上升转弯,都随心所欲、顺畅自然。随后,姑娘们依次跃上蓝天。

铿锵玫瑰冲云霄,鏖战长空逞英豪。经过几年严酷考验和艰苦磨砺,她们把花季的浪漫劲舞苍穹,将青春的诗意写满蓝天。她们将从这里起航,挟雷霆万钧之势,不断突破飞行禁区,在祖国万里云天书写出崭新壮美的航迹。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范西峰 戴景涛 王军)

 

 

 

设为主页】【打印】【返回顶部
 
 
 
    
 

沪ICP备11024603
关于本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技术支持  

 版权所有:上海国防战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gf81.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