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劳塞维茨



1  2 3>>        
  Clausewitz's military thought普鲁士杰出的军事理论家、军事历史学家克劳塞维茨关于战争与作战指导等问题的系统理性认识。资产阶级军事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世界军事思想的发展具有重大影响。
  C.von克劳塞维茨(1780~1831),生于马格德堡附近布尔格镇的一个贵族家庭,生活在封建割据、落后动荡的德意志 。12岁参加普鲁士军队 ,13岁踏上战场。1803年从柏林军官学校毕业后,任奥古斯特亲王的副官。1806年随亲王参加对法战争,战败被俘。翌年被释放回国后,参加普鲁士军事改革工作。1818年出任柏林军官学校校长并晋升为将军。在任12年,致力于军事理论和战争史研究, 著书立说。死后, 其遗孀玛丽整理出版了《 卡尔·冯· 克劳塞维茨将军遗著》,共10卷,《战争论》是其中的前3卷,后7卷为战史著作。克劳塞维茨参加了反对法国大革命、反对拿破仑的战争,却看到并接受了法国大革命的影响,痛感没有政治上的改革,军事上的改革是不可能的。他认为,法国大革命对外所产生的影响,与其说是由作战的新手段和新观点引起的,不如说是由彻底改变的国策和内政、政府的特点和人民的状况等引起的。他忠于普鲁士封建王朝 ,却强烈要求改革 ,要求在废除农奴制的基础上进行军事上的革新。克劳塞维茨在思想上、政治上受德国古典唯心主义哲学的影响颇深,在战争理论研究中尝试用辩证方法探讨战争与政治、目的与手段、物质因素与精神因素、进攻与防御等的关系。其军事思想来源于对以往战争特别是拿破仑战争的科学总结,是从整体上研究军事问题的理论成果。克劳塞维茨的军事思想主要反映在《 战争论 》一书中,主要内容有:
  关于战争 克劳塞维茨认为,每次战争都有特色,战争是政治的工具,战斗在战争中起决定性作用。
克劳塞维茨把战争比作一条“变色龙”,认为每个时期的战争都不同于以往的战争。它的基本色彩包括三个方面,即战争要素的暴烈性,盖然性和偶然性的活动,战争作为政治工具的从属性。战争的这三个方面是克劳塞维茨探讨战争问题的出发点,是他提出“绝对战争”和“现实战争”形态的根据。战争要素的暴烈性是把战争放在纯概念的抽象领域中得出的。他把战争看作是两个人搏斗的扩大,因而战争是一种暴力行为 ,所追求的目的是打垮对方 。这就是所谓“绝对战争”形态。但现实中的战争是各式各样的,阻碍绝对战争形态实现的原因之一,是战争的盖然性和偶然性在起作用。战争是由具体的国家、统帅和人进行的。人有坚强的人,也有软弱的人,有始终如一的人,也有不彻底的人。此外,战争中还存在着情况不明等困难。克劳塞维茨把战争中人的这种不彻底性及情况不明等困难,称为“阻力”。在阻力重重的情况下,盖然性和偶然性就有了充分的活动余地。在现实的战争中,作战一方可根据对方的特点和状况,按盖然性推断对方的行动,从而确定己方所需使用的力量,而不必追求极端。偶然性又使战争充满了机遇、幸运和不幸,所以战争十分近似赌博。绝对战争形态不能实现的另一个原因,是战争作为政治工具的从属性在起作用。任何战争都有政治目的,所追求的政治目的如果不大,对方的反抗不会太强烈,那么自己需要使用的力量也不会太大,反之亦然。因此,战争的政治目的既是衡量使用力量多少的尺度,也是衡量战争激烈程度的尺度。战争是暴力行为,因而在战争中要准备流血牺牲,任何仁慈、怯懦的观点都是有害的;战争像一场赌博,充满盖然性和偶然性,因而冒险精神和统帅的天才大有用武之地。
  克劳塞维茨指出,战争从属于政治,是政治的工具,因而统帅应具有政治头脑,应正确地认识他所从事的战争,正确地使用这一工具。政治是孕育战争的母体。由于发动战争的动机不同,产生战争的条件不同,战争必然是各不相同的。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把战争看作是独立的东西,而应看作是政治的工具。在使用这种工具时,必须了解其特点,使战争的进程同政治意图相符合,使政治要求同战争手段相适应。政治不能向战争提出战争所不能实现的要求。他一再强调,战争是为政治服务的,军事观点必须服从政治观点,任何想使政治观点从属于军事观点的企图都是荒谬的。战争在爆发之后,并未脱离政治。政府之间的政治交往并不因战争而中止,只是用另一种手段来继续。也就是说,“战争无非是政治通过另一种手段的继续”。(《战争论》第1卷第43页,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译,商务印书馆,1978)战争就其主要方面来说就是政治,当然不是书写外交文书的政治,而是打仗的政治,是以剑代笔的政治。
  克劳塞维茨认为,在战争中,最终解决问题的是战斗,是流血。战争中追求的目的可以是多种多样的:打垮敌人,消灭敌人军队,占领敌国领土,入侵敌地区,待敌进攻等。达到这些目的的方式只有一种,那就是战斗。所谓战斗,就是消灭敌人军队。消灭敌人军队,不仅指消灭敌人的物质力量,还包括摧毁敌人的精神力量。物质力量和精神力量是相互影响、相辅相成的。消灭敌人军队要付出较大的代价,冒较大的危险,但它具有较大价值,因而是值得的。消灭敌人军队同保存自己是实现同一意图的不可缺少的两个方面。统帅可以运用各种方法,利用敌人的弱点达到媾和的目的,避免大的冲突和流血,但必须有充分的根据和成功的把握,并为此做好战斗准备。
2 3>>

 

 

 

设为主页】【打印】【返回顶部
 
 
 
    
 

沪ICP备11024603
关于本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技术支持  

 版权所有:上海国防战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gf81.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