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特战连长水下30米穿过鱼雷管口鼻出血


2013年03月19日 08:37:07 来源:解放军报

广州军区某集团军特战旅作战二营一连连长刘珪 舒 威摄

    这次射击,让人心惊胆战——

    一名上尉手持气球靶,离头顶不过半米,让战士在远处用自动步枪打。一阵枪声响过,靶上5个气球一个个被打爆。上尉神态自若,眼皮都不眨。

    这次训练,让人手心冒汗——

    一个“嗤嗤”冒烟的炸药包,在6名官兵手中传递,导火索还剩下最后一厘米时扔进水池,官兵卧倒。最后接手的,还是这名上尉。

    这名上尉是谁?为何如此胆大?广州军区某集团军特战旅作战二营一连的战士们骄傲地伸出大拇指:“他是我们连长,名叫刘珪!”

    脚后跟一踢手枪,子弹“咔嚓”一声上了膛——

    这个连长真叫“帅”

    刘珪今年33岁,浓眉大眼,黑不溜秋,四肢肌肉有棱有角,一看就有个武士的“范儿”。

    其实,刘珪原本是书生。他曾是湖南汽车机械工程学院的学生,2000年参军入伍,在特战旅先后任排长、副连长、连长。

    刘珪连长当得“牛”。去年初,旅里比武竞赛,他的连队一下夺走了五分之三的金牌、二分之一的银牌。近3年,全旅士官选取比武,进入头20名的人选中,一连每次至少有10人。

    刘珪“牛”出了名,军区其他部队不少战士要求调到一连去。战士袁永光3次申请才如愿以偿。目前,一连有13名战士是从外单位主动申请调入的。

    刘珪的魅力在哪里?战士们如数家珍——

    他,熟练掌握20多项特战技能和56种装备操作,在全旅创造8公里逆水划舟和3000米高空定点跳伞纪录,至今无人能破。仅楼房攀登,他就会8种不同的攀登技能,还能用双脚“倒挂金钩”,持枪向房内目标射击。

    刘珪“玩枪”,在特战旅是出了名的。曾有一名射击高手找刘珪过招,那人刚拔出手枪,刘珪第一发子弹已经打到了靶上。

    那人叫停,诧异地问:“怎么没见你上膛,子弹就出去了?”刘珪脚后跟往上一勾,那人“哦”了一声,明白了,原来刘珪是用脚后跟踢枪上膛的。

    这还不算,一次演练,刘珪爬窗上楼与“敌”遭遇,只见他右手抓住窗沿,左手掏出手枪在墙上一蹭,“咔嚓”一声上了膛,胳膊伸直,枪声已响,瞬间毙“敌”。“哇,真帅!”楼下,一群新兵拍红了巴掌。

    刘珪的“帅”是苦练出来的。记者与他握手,感觉他手上的老茧厚如牛皮——用脚后跟踢枪上膛,他练了近5000次,手上的皮无数次被踢破,作战靴后跟也磨出个大口子。

    负重25公斤狂奔7.2公里,甩下外籍教官300米——

    这个连长很“霸蛮”

    “霸蛮”是刘珪老家湖南方言,意思是说执着顽强能吃苦,细咂摸也有点“认死理”的味道。特战旅的兵谈起刘珪常说:这个连长很“霸蛮”!

    刘珪如何“霸蛮”?且看一次跪姿瞄准训练。那次,刘珪一动不动地瞄了1个小时。训练结束时右脚麻木,怎么也伸不直了。众目睽睽之下,只见刘珪高高举起突击步枪,“嗵”的一声,用枪托砸向右脚。

    “直了!”刘珪疼得嘴角一抽,随之呵呵一乐。脚伸不直用枪砸?何不用手揉揉?“揉揉?”刘珪嗤之以鼻:“哪有这些闲工夫?”

    刘珪的绝活,还有一项全旅官兵无人不服。前年全旅10公里越野跑,31岁的他患着感冒夺冠,成绩是39分51秒,纪录保持至今。

    这个成绩着实不易,他是怎么得来的?这里又有“霸蛮”一例——

    平时,刘珪不是空手跑10公里,而是背负25公斤的背囊和装具。一度,刘珪每天居然要跑3次。一天晚上,战士们听到刘珪发出一声惨叫。原来,他的腰被背囊磨破,血肉跟衣服粘到一起,脱衣时撕起一片皮肉!

    负重长跑,刘珪曾练得晕倒过、呕吐过,甚至尿过血。有人算过,2007年至今,刘珪跑了18000多公里,相当于沿京广线跑了4个来回!

    2009年,刘珪来到土耳其安卡拉特种作战学校留学,参加25公斤负重7.2公里武装越野。此前,刘珪和他的中国战友们刚刚完成了6天6夜的高强度演练,体壮如牛的教官塔克断言:“在这种条件下,以前、现在和将来都不会有人超过我!”

    这一路,塔克健步如飞,刘珪紧紧追赶,心里在咆哮:“追上去,超过他!”结果,他硬是甩下塔克近300米到达终点!塔克惊诧不已:“天呐,是什么让你如此强大?”

    留学期间,刘珪仅用两个月时间就完成了土军特种部队6个月的训练课程。

    高空遇险,挥刀断伞绳;深海幽暗,钻进鱼雷管——

    这个连长“敢拼命”

    2010年6月21日,伞降训练,刘珪带领20名战士跳出机舱,空中绽开一朵朵伞花。

    突然,一阵强气流袭来,把新战士陈波连人带伞卷进刘珪的伞中,两个降落伞交叉缠绕在一起。瞬间,两人降到400米!

    此时,选择只有一个,就是割断一个人的伞绳抛掉主伞。“唰!”刘珪和陈波几乎同时抽出匕首。“不要动!我来!”刘珪大吼一声,果断地以最快速度割断自己的7根伞绳,同时一把拉开飞伞柄,像一块石头一样往下掉。

    千钧一发之际,为防止再次缠绕,刘珪没有马上打开备份伞,而是等到陈波飞远才开伞。此时,距地面已不到300米!

    无论高空还是深海,都是特战兵出生入死的战场。一年5月,海南岛某训练基地,全军各路特战骨干挑战高危训练科目——“蛙人”潜艇爬管。

    这项训练,要求在水下30米,从8米长、直径53厘米的鱼雷管中爬出。教员直言不讳:“鱼雷管非常狭窄,背着25公斤重的潜水装具钻进去,一旦卡在里面,氧气耗尽就将窒息而亡,大家可以自愿报名参训。”

    “报告教员,我参加!”刘珪第一个站出来!

    漆黑,阴冷,水下的压强让耳膜剧痛,头像要炸裂,眼珠往外鼓。他抠着管槽一点点往前挪,短短8米的鱼雷管足足爬了27分钟!当他浮出水面,口鼻渗出缕缕血丝……

    “这个连长敢拼命!”特战旅领导告诉记者一组数据:5年多来,刘珪共射击子弹2万多发,穿烂10多双作战靴,先后4次韧带撕裂,身上留下16处伤疤,12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这个成绩着实不易,他是怎么得来的?这里又有“霸蛮”一例——

    平时,刘珪不是空手跑10公里,而是背负25公斤的背囊和装具。一度,刘珪每天居然要跑3次。一天晚上,战士们听到刘珪发出一声惨叫。原来,他的腰被背囊磨破,血肉跟衣服粘到一起,脱衣时撕起一片皮肉!

    负重长跑,刘珪曾练得晕倒过、呕吐过,甚至尿过血。有人算过,2007年至今,刘珪跑了18000多公里,相当于沿京广线跑了4个来回!

    2009年,刘珪来到土耳其安卡拉特种作战学校留学,参加25公斤负重7.2公里武装越野。此前,刘珪和他的中国战友们刚刚完成了6天6夜的高强度演练,体壮如牛的教官塔克断言:“在这种条件下,以前、现在和将来都不会有人超过我!”

    这一路,塔克健步如飞,刘珪紧紧追赶,心里在咆哮:“追上去,超过他!”结果,他硬是甩下塔克近300米到达终点!塔克惊诧不已:“天呐,是什么让你如此强大?”

    留学期间,刘珪仅用两个月时间就完成了土军特种部队6个月的训练课程。

    高空遇险,挥刀断伞绳;深海幽暗,钻进鱼雷管——

    这个连长“敢拼命”

    2010年6月21日,伞降训练,刘珪带领20名战士跳出机舱,空中绽开一朵朵伞花。

    突然,一阵强气流袭来,把新战士陈波连人带伞卷进刘珪的伞中,两个降落伞交叉缠绕在一起。瞬间,两人降到400米!

    此时,选择只有一个,就是割断一个人的伞绳抛掉主伞。“唰!”刘珪和陈波几乎同时抽出匕首。“不要动!我来!”刘珪大吼一声,果断地以最快速度割断自己的7根伞绳,同时一把拉开飞伞柄,像一块石头一样往下掉。

    千钧一发之际,为防止再次缠绕,刘珪没有马上打开备份伞,而是等到陈波飞远才开伞。此时,距地面已不到300米!

    无论高空还是深海,都是特战兵出生入死的战场。一年5月,海南岛某训练基地,全军各路特战骨干挑战高危训练科目——“蛙人”潜艇爬管。

    这项训练,要求在水下30米,从8米长、直径53厘米的鱼雷管中爬出。教员直言不讳:“鱼雷管非常狭窄,背着25公斤重的潜水装具钻进去,一旦卡在里面,氧气耗尽就将窒息而亡,大家可以自愿报名参训。”

    “报告教员,我参加!”刘珪第一个站出来!

    漆黑,阴冷,水下的压强让耳膜剧痛,头像要炸裂,眼珠往外鼓。他抠着管槽一点点往前挪,短短8米的鱼雷管足足爬了27分钟!当他浮出水面,口鼻渗出缕缕血丝……

    “这个连长敢拼命!”特战旅领导告诉记者一组数据:5年多来,刘珪共射击子弹2万多发,穿烂10多双作战靴,先后4次韧带撕裂,身上留下16处伤疤,12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设为主页】【打印】【返回顶部
 
 
 
    
 

沪ICP备11024603
关于本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技术支持  

 版权所有:上海国防战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gf81.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