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商”间谍内幕大曝光:问米价 说黑话 听敌台



    不少台湾军情局间谍打着所谓台商的旗号在大陆从事情报活动。这些假台商究竟是如何活动的?他们的间谍手段有哪些?台湾的《中国时报》2日罕见地披露了近年来在大陆落网的军情局特务的亲历,令外界一窥台湾军情情间谍在大陆的勾当。

    工厂有生产 但没有出货

    在1996年解放军举行台海大演习之际,台湾岛内盛传大陆解放军将进攻台湾外岛,就连美国都曾发情报警告。台湾军方分析,如果解放军真想打外岛,会在沿海省分集结预备部队,大陆百姓看到部队,听到风声,就会紧张并囤粮。这是军情局派王冠都这类所谓的台商情报员于大陆沿岸,到处查探打听的用意。

    大陆3月中旬结束三波军演与导弹试射。3月下旬,台湾首次总统大选结束。42日,周天祥与石祥麟在厦门落网。19975月,王冠都在南京被捕。

    周天祥,一审判有期徒刑12年,二审改判8年,现已服刑出狱返台。石祥麟判有期徒刑10年,现也出狱。王冠都判刑11年,明年出狱。上述有关情报传递暗语,均详载大陆法院判决书中,一字无误。

    情报员倾巢而出偷窥军演

1996年台海大演习时,有关大陆军演动态,除了美国将卫星情报即时转传台湾,台湾军情局也动用一切资源,倾巢而出,在大陆东南沿岸进行人员情报搜集。据称,结合卫星照片与人员情报,台湾得以掌握解放军演习动态。

    而这些间谍在大陆潜伏的谍报表现,获得美国高度肯定。由于卫星情报有其盲点,得由人员情报弥补。不过,人员情报风险高。周天祥、石祥麟与王冠都,便是1996台海大演习期间的在大陆落网的情报员。

    周天祥之所以进入情报圈,系受其兄长影响。周天祥的哥哥周X然上校,在台湾军情局任职,19937月,周天祥加入军情局,化名周明

    周天祥第一个情报潜伏地点,是在兰州,是台湾军情局执行基干入陆政策后最远的情报据点。周天祥月薪6.5万元,必须三个月返台一趟,做定期归询,向军情局报告并接受任务指示。

    解放军19957月开始导弹试射并在沿海举行东海演习,周天祥因表现良好,遂于9月自兰州改派到厦门站。19963月,台湾总统大选倒数计时。军情局化名李健明的情报员,奉命到广东汕头情搜,任务达成后,在澄海机场公共电话亭打给厦门待命的周天祥。

    周天祥接到这一重要的情报电话,即以暗语工厂有生产,没有出货回报军情局。这一电话,被大陆国家安全部门截获。后周天祥被捕,199611月,判决有期徒刑12年,二审则改判8年。如今,周天祥已出狱返台,居于台北市。其兄周X然,亦已退役,离开台湾情报圈。

    另一潜入大陆的台湾情报人员石祥麟,大学毕业。19927月,到厦门某光学公司担任厂长,199510月,加入台湾军情局,化名刘林,月薪五万。

    据悉,由于石祥麟加入军情局前,已在大陆工作三年,而且任厂长要职,掩护身分极佳,根本无须染色(情报圈术语,身分掩护称为染色),于是台湾军情局充分运用,事前约定的暗语与密码,都与工厂产制的眼镜相关,并以采购眼镜名义,传递情报。199510月到19963月,石祥麟搜集的军演情资,都以眼镜报价单方式书写密码,传回台湾军情局。

    这种报价单传递情报的做法,相当普遍。做眼镜的,就用眼镜报价单,做电子的,就用电子商品报价单。报价单传递情报,由于是密码书写,最多只能传十多个字。通常传递的都是关键却没有文件的情报,如“312日开始演习等寥寥数语。若属机密文件等情资,则无法以密码传递,还是得靠军情局派遣交通专人处理。19963月,石祥麟被大陆国家安全部门全天候监控,并于4月被捕,同年11月,被判有期徒刑10年。

    王冠都大陆探米价

王冠都则是19963月,台海大演习最关键时刻加入军情局,随即派往东南沿海,再沿路下杭州,肩负的任务是到处查问米价,打听居民是否屯粮或屯积民生用品,查探大陆预备部队是否进驻东南沿海省分。

    据称,王冠都的籍贯是江苏南京,台语说不好,所以台湾军情局事前与他约定,如果说台语,就代表处境有危险。

    知情人士说,王冠都加入军情局虽短,却是天生的情报员,在19967月被捕前,短短的五百天情报生涯,曾先后进出大陆六次,足迹遍及十余省,四十多个城市。

    此外,王冠都还在青岛等军港,拍到一些内部照片。王冠都还试图策反解放军军官。王冠都随身带有三公尺长伸缩天线,收听密码广播,接受情搜任务指示。19977月,王冠都在南京被捕,判刑11年。

    电台广播密码外行人听不懂

    密码广播,是很古老的间谍工具,但仍为各情报单位常用。台湾军情局对潜伏情报员的密码广播,是设在台湾的星X电台,有一台、二台等数个电波频道。

    每位潜伏大陆情报员,都有广播代号,通常是五位数。军情局与情报员联络,便直接呼叫代号,再念出只有双方才能译读的密码。密码通常是四位数,或六位数。

    如情报员的广播代号是92973,收听到的广播内容则是“92973同志,接着念一长串数字,让情报员抄收。

    由于星X电台是台湾军情局专属电台,整天播的都是一长串数字,所以不相干人即便找到频道,听也听不懂,也相当无趣。不过,对情报员言,这个电台却是重要无比。

    军情局会依大陆不同省分与城市,以一小时为时段,全天候广播代号与数字。例如,潜伏在厦门的情报员,可能是早上五时到六时收听密码广播,上海的情报员可能是六到七时。所以,每位潜伏情报员,都得在某个时段,坐在收音机前。由于情报员得抄收内容,通常会选在隐密的室内收听。

    当然,军情局不会每天对潜伏情报员下达指示,情报员也不一定每天都在固定住所,所以,一则密码广播,可能会连播半个月,时段与内容一样,以便情报员能收到指令。

    例如台商情报员王冠都,接获军情局搜集大陆飞机制造厂对某型飞机改装空中加油机情形的任务指示,便是靠密码广播传递。王冠都在南京收听广播并抄收译读全文。

    至于密码本,每个情报员不同,通常是一本书,而且每个情报员选的书,都不同。例如双方以时报出版的“文茜小妹大2”,并约定以四位数做密码,则密码“3673”,即第36页,第7行,第3个字。如此,情报员依抄收的数字,再翻书页,译读全文。(据中国网 文/天籁)

 

设为主页】【打印】【返回顶部
 
 
 
    
 

沪ICP备11024603
关于本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技术支持  

 版权所有:上海国防战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gf81.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