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蒋介石 戴笠闻风丧胆的风云人物



    沈醉曾经说:“这个人(指王亚樵)的行动的确使蒋介石感到害怕。那个时候连蒋介石、戴笠都怕的人,是值得写入历史的。”王亚樵是二、三十年代闻名上海滩的人物,因为他字九光,江湖上又称“王九”、“九爷”。王亚樵一生的经历十分“丰富多彩”:他参与上海滩帮派间的利益争斗,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他联络革命志士,炸死日本大将白川义则,为抗日出力,是个爱国者;他多次冒险刺杀蒋介石,是连戴笠都害怕的反蒋顽固势力……

    刺杀淞沪警察厅厅长

  上世纪20年代初,中国大地被各路军阀割据,上海这个冒险家的乐园,自然也成了军阀们争夺的的一块地盘。直系的江苏督军齐燮元把亲信徐国梁派往上海,充当淞沪警察厅厅长,拥有武装警察7000多人,独揽沪上;皖系的浙江督军卢永祥也巧立名目,在上海特别设立了一个军事机构——上海扩军署,派他的妹婿何丰林任扩军使,驻兵上海。一块肥肉争着吃,摩擦也就开始了,军警斗殴事件不断发生。随着摩擦的不断升级,卢永祥失去了耐心,他决心干掉徐国梁,把警权夺过来。

  不久,卢小嘉便通过李少川的关系认识了王亚樵。李少川是李鸿章的族孙,因为与王亚樵是合肥的同乡,因此相交甚密。在杭州督军官邸,卢永祥热情地招待了王亚樵,并且亲口答应事成之后,奉送湖州一地,枪支四百条。王亚樵双手抱拳说:“督帅放心,一个月后听王九的消息!”

  王亚樵回到上海后,立即着手布置刺杀行动。一天有手下向王亚樵报告:徐国梁进了温泉浴室。这温泉浴室在大世界游乐场对门,是个热闹繁华的地方,王亚樵清楚这是一个下手的好机会,于是连忙派出得力干将郑益庵带领一批人赶到温泉浴室。

  郑益庵到了地方一看,果然徐国梁的轿车停在浴室门口,他的十几个负责警卫的武装警察守卫在附近。郑益庵向手下的人发出了隐蔽信号。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徐国梁终于从浴室内走出,郑益庵瞅准时机发出攻击命令,行动组的人立即拥上街面,快要靠近车旁时,突然一齐开枪,徐国梁当场被打死。郑益庵在撤退途中不慎绊倒,被法国巡捕逮捕。

  齐燮元接到徐国梁被刺的电报大为震怒,立即派人去上海交涉引渡人犯,可是王亚樵先动手,通过上海黑社会的关系和一笔重金,把郑益庵引渡到上海扩军署,然后悄悄送出了上海。
 

  炸死日本大将白川义则

  1932年2月29日,日本陆军大将白川义则奉命亲临上海吴淞口,在“出云”舰上坐镇指挥,对十九路军发起了更加猛烈的攻击。当时身为“上海抗日救国决死军”幕后总指挥的王亚樵,得知这一情报后,立即挑选一批“水鬼”,身负炸药,潜入江中,把炸药包拴在“出云”舰底部。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军舰颤动了几下,却并未受到致命打击。白川义则吓得慌忙离舰,把司令部迁至陆上。

  4月下旬,中日双方全线停火。日军狂妄宣称,将在日租界虹口公园举行“淞沪战争胜利祝捷大会”。日寇侵略了中国,还要公然在中国国土上“祝捷”示威,王亚樵发誓一定要借此机会“干掉”白川义则。

  “祝捷大会”那天早晨,虹口公园周围岗哨林立。朝鲜志士尹奉古、金天山(金九)等人装扮成日本侨民,手提藏有定时炸弹的热水瓶进入会场。9点整,日本大将白川义则、日本公使重光葵等十几名日本军政要人来到会场。不久,主席台边一声巨响,天摇地动,血肉横飞……白川义则当场被炸死,重光葵被炸断一条腿,有十几个日本要人也是死的死、伤的伤。

  虹口公园炸弹案发生后,震惊了日本军部。但“祝捷大会”事先有“中国人不得参加”的禁令,所以尽管损失惨重,日本军部“哑巴吃黄连”,不好对中国人采取什么行动。
刺蒋不成再刺宋

  1931年2月28日下午,蒋介石在南京黄埔路中央军校扣押了立法院长胡汉民,引起两广地方实力派的不满,不久两广通电讨蒋,另组国民政府。王亚樵站在两广一边,还派洪耀斗、余立奎为代表,参加广东的“非常会议”。就在这时,广东方面希望王亚樵利用京沪一带势力杀蒋锄奸,以为报复。

  1931年6月,蒋介石到庐山办公,王亚樵认为机会来了,当即派出龚春蒲、肖佩伟、陈成等化装游客尾随上山,住进庐山新旅社内,严密监视蒋介石的一举一动。一天,蒋介石的座车急驰下山,陈成突然在路旁遇到,来不及报信联络,急忙掏出炸弹想扔进车中,正举手之际,从车内射出子弹,击中头部,陈成应声身亡。原来陈成的行动早已被卫士发现,抢先射击。随后蒋介石的座车飞也似地往山下奔去。

  庐山遇刺这件事对蒋介石的触动很大,他没想到有人会有那么大的胆子来行刺他。蒋介石立即指示戴笠尽快破案,并嘱咐决不能声张,封锁消息。戴笠怀疑这件事是王亚樵所为,便故意在沪杭一线放出口风:“王亚樵如有谋害我领袖之举动,我必杀他!”

  1931年7月,王亚樵收到财政部长宋子文将近期抵沪的消息,王亚樵想,之前刺杀蒋介石的计划失败,对两广方面没法交待,宋子文是蒋氏集团的核心人物之一,如果能刺宋也是对两广方面的补偿。王亚樵决定待宋抵达上海时在北火车站行刺。

  巧的是这一天宋子文和秘书唐腴胪穿的都是一身白哔叽西服,戴白色拿破仑式帽子,只是宋子文空着手,而唐腴胪却夹着一个公文皮包。当他们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出站口时,王亚樵的手下刘刚突然向唐腴胪开枪,刘刚并不认识宋子文,他把穿白色西装的唐腴胪误认成宋子文。其他同伙见刘刚射击,便也集中火力一齐向唐腴胪开枪。宋子文的卫士迅即反击,并掩护宋子文躲避在一根柱子的后边。站台上警笛鸣叫,军警们向候车室内冲去。龚春蒲以为大功告成,便投出两枚烟幕弹,趁乱逃跑。

  当晚,王亚樵从晚报上看到一则消息:“歹徒今晨在北站行刺财长未遂,秘书唐腴胪当场毙命。”王亚樵感到不妙,便匆匆离开上海到香港去了。


    想刺蒋却刺中汪精卫

  在香港,王亚樵并没有放弃刺杀蒋介石的念头,他经常与帮会重要成员商议如何行动。华克之建议王亚樵在南京办一家通讯社,取得记者身份后,寻找机会接近蒋介石。于是王亚樵取得胡汉民的支持,在南京申请办了一家名叫“晨光”的通讯社,由华克之任社长,张四明、贺坡光、孙凤鸣三人做采访记者。

  1935年10月,国民党即将召开六中全会,华克之知道消息后便积极准备行动。孙凤鸣主动请缨表示愿意深入虎穴,誓死锄奸。随后华克之通过关系,从国民党中央党部内部获取一张入场证。当日,孙凤鸣持入场证进入中央党部。当国民党的中央委员们站在会议厅门前列队准备照相时,孙凤鸣想趁机实施计划,可是照相的人群里惟独不见蒋介石和汪精卫二人。原来汪精卫见蒋介石没来,便上楼去请他,不曾想原本打算照相的蒋介石突然改变了主意,决定不参加照相了。汪精卫转身下楼。汪精卫和委员们照完相,委员们便陆续向会议厅走去。孙凤鸣见情势紧迫,如果再不下手就没有机会了,于是迅速从大衣内抽出手枪高喊“枪毙卖国贼”,同时对准汪精卫连开三枪,汪精卫应声倒地。

  蒋介石闻声而来,见状大惊,急忙上前扶起血泊之中的汪精卫。蒋介石十分恼火,限戴笠必须在三个月内破案!

  随着政府形势的不断变化,王亚樵产生了离开的想法。他把想法向老友李济深吐露,并且提出想去延安投奔共产党,请李济深引荐,李济深欣然提笔给周恩来写了推荐函。当天夜里,王亚樵还提笔给毛泽东、朱德写了一封信,表示愿率随从投奔延安。

  这一年的9月,王亚樵的手下余立奎的小老婆余婉君带着孩子突然从香港来到梧州,她把一群特务引到了梧州。10月21日晚,余婉君以有要事相告为借口将王亚樵骗到自己的住处。王亚樵毫无戒备地去了,他一踏进房门,几个彪形大汉便一拥而上,用乱刀将王捅倒,杀死王亚樵后,特务们又残忍地将他的脸皮用刀划开撕下来,带回去向戴笠请功。

  王亚樵这个曾经在上海滩叱咤风云的传奇人物,一个连蒋介石和戴笠都感到恐惧的暗杀魔王,最终也没能摆脱被杀的命运。(据搜弧社区)

 

设为主页】【打印】【返回顶部
 
 
 
    
 

沪ICP备11024603
关于本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技术支持  

 版权所有:上海国防战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gf81.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