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一兵张震



     

相关图文

 
 

    张震将军鹤发童颜,体长而神爽,置身人群中如鹤立鸡群。

    张震将军下部队视察,不喜长篇大论作报告,而喜见缝插针提问题。将军所提问题,一针见血,一矢中的,弄虚作假者原形毕露,无地自容。

    张震将军下部队开座谈会,凡会前必来一段笑话,会场气氛立即活跃、欢快。始基层官兵见将军皆拘谨,经笑话感染,遂放胆发言也。

    某日,张震将军视察某部,召集将、校军官十余人座谈。某领导发言时,将军突然插话问:“一个战士的津贴费是多少?”在座将校军官皆沉默,竟无一人能答。张震将军话锋一转,曰:“国民党有个军阀,叫张宗昌,人称三不知将军,一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兵,二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支枪,三不知道自己有多少个小老婆。”在座将校闻之皆面红耳赤。

    某日,张震将军视察某部“红一连”。连长、指导员汇报曰:连队四年达标,年年先进。将军问连长:“你们达的什么标?”连长支吾。问教导员,亦支吾。又问团长、政委,亦如是。将军怒曰:“达的什么标都不知道,还达什么标?”将军又言:“有个旧戏,叫《法门寺》,太监在上面一喊,下边的人,不管听懂还是没有听懂,也跟着‘嗯’地答应一声,然后一声声传下去,一声声往下‘嗯’。我们可不能搞法门寺作风!”

    张震将军视察时喜问保卫干部三个字;“忙不忙?”若答“忙”,即不悦;若答“不忙”,则喜之。有人不解,问其故,将军曰:“保卫干部若忙,这个部队肯定问题多,不忙,说明问题少。”

    1997520日,张震将军视察驻港部队“大渡河连”。将军问该连司务长:“一个鸡蛋有多重?”司务长对曰:“一两左右。”又问:“一两有多重?”答:“一两60克。”又问:“最大的鸡蛋多少克?”答:“70克。”问:“最小的多少克?”答;“50克。”将军喜曰:“这个司务长行,他上街买过菜。”张震将军任军委副主席时,要求保证士兵一天吃一个鸡蛋,并规定必须是煮鸡蛋,炒、蒸、煎均不行。有人谓如此规定过于死板,将军答曰:“一煮鸡蛋营养价值高;二可防止干部偷工减料,克扣士兵的鸡蛋。”

    张震将军至某连视察,问连长:“你们连有几支步枪?”连长答之。又问:“几支手枪?”连长答之。又问:“你的手枪号是多少?”连长支吾。将军曰:“我当连长时发的第一支枪的手枪号到现在还记得,是×××号。”言罢拂袖而去。

    某日张震将军视察某部“邱少云连”。将军问官兵:“火烧到跟前了,邱少云为什么不动,宁愿烧自己?”答:“纪律重于生命!”将军曰:“答得好,那你们唱个《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给我听听。”初始,全连声音洪亮,至三句后便音不成音,调不成调了。将军言:怪哉!怪哉!

    1970年至1975年,张震将军任武汉军区副司令员兼葛洲坝水利工程指挥部政委。将军住工棚,吃干粮,察山视水,不耻下问,向水利专家请教,遂被称为“半个水利专家”。

    1980年底,葛洲坝水利工程指挥部成授台电话请示张震将军。其时,葛洲坝工程即将截流,。张震将军询之极详:采取什么办法截流?决战的龙口在哪里?准备石料多少?机动车辆多少?万一截不住怎么办?长江现在的流量是多少?泄水闸修得怎么样?快到合龙时上下游水位差有多少?流速有多大?25吨、30吨的混凝土能不能截得住?成授台言,时张震已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电话所问问题均为专家语言。

    张震将军极重仪表,总是一身笔挺的军装。平时,喜穿中山装,从不穿西服,出国访问亦如此,风纪扣扣得严严实实。

    张震将军喜记日记,当天事,当天记,数十年如一日。若工作忙,无暇记,次日必补记之。

    张震将军健步爽神,80岁精神步履若少年,有车不坐,以步行为乐。客曰:“何自苦乃尔?”将军对曰:“他人走路多要脚痛,我走路不多要脚痛。”

    张震将军晚年生活极有规律,自言“一二三四”。一为每日做一道高等数学题;二为每日早上吃两个鸡蛋;三为每日中午喝三杯酒;四为每日晚饭后走四里路。

 

 

 

设为主页】【打印】【返回顶部
 
 
 
    
 

沪ICP备11024603
关于本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技术支持  

 版权所有:上海国防战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gf81.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