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人”唐亮



     

   相关图文

 
 

    唐亮将军,生活朴实,为人诚实,工作扎实,有军中“老实人”之谓。唐亮将军言实事求是:“思想现实,态度老实,计划切实,措施落实,工作塌实,成绩扎实。”

    唐亮将军1926年参加赤卫队,然填写履历,皆书“19308月参加革命”。以参加红军之日算起。有人告之:“应从参加赤卫队算起,相差四年可就差了一个时代。”将军“嘻嘻”曰:“够了!够了!”

    红军长征路上,唐亮将军浑身长疱疹,个个大如黄豆,粒粒薄如蝉翼,行走困难。某日,红四师十一团政委王平见唐亮,问:“你的马呢?”将军答:“早就丢了。”王平即命警卫员将驮机枪之马让唐亮骑。警卫员问:“机枪怎么办?”王平曰:“丢掉。我宁要唐亮一人,也不要机枪十挺。”

    唐亮将军言:红军初期,上级规定不准打骂士兵,阻力甚大。其时,大多数连长思想不通,曰:“连打人的权力都没有了,我这个连长还干个屁?”

    1947217日,总政发出《关于建立部队士兵委员会的通知》。唐亮将军阅后,与陈士榘将军回电总政,建议将士兵委员会改为革命军人委员会。其主要理由为:“士兵委员会名义,因易误解士兵对付干部的一种组织,且士兵名词为战士不欢迎,故改为革命军人委员会较好。因干部队中俘虏成分太多,觉悟程度仍有限,又在残酷的战争环境下,故对其具体权力,开始须稍约束,加强民主教育,视上述情况改变,逐渐放手。”1948年下半年,总政发布〈关于革命军人委员会(即战委会)条理草案〉,将“士兵委员会”一律改称“革命军人委员会”。

    唐亮将军言:提战斗口号,一定要切实、干脆、有针对性,还要朗朗上口,不能拖泥带水,一个好的口号,自己听了鼓劲,敌人听了害怕。如“打进济南城,活捉王耀武”。唐亮将军打仗不慌不忙,先求稳当,次求变化;办事无声无息,既要精到,又要简捷。

    唐亮将军言,打孟良崮的关键时刻,幸亏陈毅元帅拍了板。其时,陈毅对各纵司令言:“你们大胆打,打不好不杀你们的头,杀我一个人的头。”将军忆其颇有感触:“当领导的一定要勇于负责,敢于拍板。”

    南京解放后,唐亮将军任市委第一副书记。将军宅于宁夏路一独院,为国民党监察院院长于右任之故居。于老临行仓促,屋中字画古董放置如仪,尤其是于老的墨宝很多。将军召集家人和工作人员,瞩任何人不准动屋里一纸一笔,全部登记造册,悉数上交。

    “位愈高而意愈下,官越大而心越小,禄已厚而慎不取。”唐亮将军之座右铭也。

    唐亮将军夫人张锐二舅,曾做小买卖。抗战期间,闻唐亮任滨海区党委书记兼军区政委,即由河南省南乐县赶至山东省滨海区,要求将军某个差事。唐亮甚喜,曰:“现在全国都在抗战,有钱出钱,有力出力。部队正在装卸粮食,极缺人手,你就先干几天再说吧。”二舅满肚子不高兴,捏着鼻子去扛了一天麻袋,溜之。

    全国解放后,二舅闻知唐亮任南京市委书记,又来谋职。将军问:“你想干什么?”二舅曰:“要参军。”将军曰:“你都40多岁了,怎样当兵?”二舅曰:“当兵不行,当官还不行吗?”将军曰:“你既无专长,又没贡献,能当什么官?”二舅曰:“你先放我个团长干干吧。”将军拍案大怒,驱之走。

    “三反”“五反”运动中。某日,将军深刻反省,写检讨一份,曰,写私信用公家信封若干,信纸若干,墨水若干等。秘书不以为然,曰:“区区芝麻小事。”将军正色曰:“莫以小善而不为,莫以小恶而为之。”

    1959年秋,某日。唐亮将军于军区礼堂作报告,听众为军区直属队新提拔干部。将军曰:“你们是新提拔的干部,是党的干部,我要求你们起码作到四条:一不贪污、二不腐化、三不抗上、四不压下。”其时台下鸦雀无声,数十年后人们仍记忆犹新。

    唐亮将军极节俭。军区召开政工会,将军规定只供开水,茶叶自带。军区装甲兵成立,有人要开庆祝会,会一次餐,将军规定只开“小型座谈会,不吃饭”。有关部门申请要盖大礼堂,将军批示只准盖“小礼堂”。某次军区党代会,不少同志发言激烈,批评唐亮将军“小气”,将军不置一词,仍我行我素。

    19569月,唐亮将军被选为“八大”代表,并提名中委、候补中委。将军闻知深感不安,上书中央要求取消提名,一时传为美谈。

    唐亮将军言,60年代初某日,毛泽东至南京军区视察。唐亮将军向主席汇报军区学习毛主席著作情况。毛泽东不以为然,曰:“我的那些文章没有什么好学的,如果说值得看一看的,也就是那‘两论’。”(即《矛盾论》、《实践论》)

    某日,毛泽东于南京中山陵八号问唐亮将军:“唐亮同志,你会不会游泳?”唐亮将军随口答道:“会一点儿。”言出将军即悔之不已。主席走后,将军急忙请游泳队队长当教练,苦学十余日,略会“狗爬式”,方心安。

    唐亮将军不善酬酢,有朋自远方来,仅清茶一杯,便饭一餐,有话则长,无话则短。

    唐亮将军任南京军区政委期间,为军区领导中著名“困难户”,家中十口人,仅靠将军一人工资生活。家中没月开支常出现“财政赤字”。1955年,夫人张锐复员,欲到地方找工作,以减轻家中负担。唐亮将军劝阻曰:“这么个大家还不够你忙的?再说地方上最怕你们这些‘官太太’,大事做不了,小事又不干,事情做不了多少,人家又碍着情面,对大家都不好。”将军又言:“我是关起门来做‘皇帝’,你就是‘皇后’。有什么不好。”故此,张锐成了地地道道之“家庭主妇”。

    “文革”中,某领导至南京看望唐亮将军,问其休息后有何困难,将军朗声作答:“衣能裹体,食能饱腹,有车代步,病能住院,足矣!足矣!”

    解放后,唐亮将军立三条家规:他在家里的书房兼办公室,家属和子女不得入内;他的文件、资料,家属和子女不得翻看;他的工作情况和其它首长的人事关系,家属和子女不得打听。

    196312月,唐亮将军因病被批准离职休息。休息后,将军常自我检讨言:“我当军区政委这些年,到部队去总是在机关食堂和大家一起吃,只有一次,他们弄了一桌螃蟹非让我吃不可,直到现在我心中还是不安。”

    唐亮将军有一方章,小儿军光所刻,石料仅三角,上书:“平凡翁”,阳文。将军爱不释手,反珍贵之书,均盖此章。陈毅元帅闻之,曰:“‘平凡翁’,字字重如泰山,不是每个人都能担得起的。”

    唐亮将军要求子女“政治上自觉,工作上自强,经济上自立,生活上自理”。孩子们称之为“‘四不’方针”。

    某日,张锐至军区总医院看病,有医务人员见其衣着俭朴,以为农妇,态度生硬,并窃笑其“乡巴佬”。张锐回家后告将军,将军喜曰:“‘乡巴佬’好嘛!没有‘乡巴佬’,哪有我们吃的穿的?”

    “文革”中破“四旧”,唐亮将军带头将家中麻将、扑克、唱片、古书、高跟鞋、旗袍等,付之一炬。将军言,古书中有一部《清宫十三朝》,线装本,甚为可惜。

    唐亮将军善思考,喜记札记。有感而发,不拘一格。如:“送礼请客为什么总是制止不了?”“为什么有些事情,公家一插手,就要赔本?”“调动工作,要组织一个班子,搞一个摊摊去,好不好?”“不识字的人,打败了从黄埔军官学校毕业的国民党军,是否提倡不要学文化知识?”

    唐亮将军札记曰:“爱吹牛的人,一定护短。爱拍马的人,一定藏污。”

    唐亮将军札记曰:“‘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能作为趋利附势,投机取巧,明哲保身的法宝。”

    唐亮将军札记曰:“在人民面前谦卑些;在命运面前坚强些;在大事面前清醒些;在小事面前糊涂些;在困难面前努力些;在挫折面前坚忍些;在荣誉面前谦让些;在胜利面前谨慎些。”

    唐亮将军于1986年逝世。解放军艺术学院院长为传统填词《江城子》悼之。词云:钟山风雨酒楼亭。涤尘垢,换金陵。军管劳心,止玄武波腾。建国治军两有识,人称道,是贤能。华年烈火炼精诚。度长征,战平型。歼灭敌仇,矢志有准绳。今悼含哀肠断处,承继者,愿能明。

 
       
 
 
 
 
 
 
 
 
 
 
 
         

 

 

 

设为主页】【打印】【返回顶部
 
 
 
    
 

沪ICP备11024603
关于本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技术支持  

 版权所有:上海国防战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gf81.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