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张爱萍



     

相关图文

 
 

    张爱萍将军文名满天下,有旷世之度,以“军中才子”、“马上诗人”闻名于世,军中有才好学有识之士咸折节之下。

    张爱萍将军夫人李又兰解释将军名曰:青萍、莫邪乃干将之宝剑。爱萍,即爱剑,“不惜千金买宝刀,貂裘换酒也堪豪”。

    张爱萍将军喜摄影,战争年代曾拍摄照片上千张,十分珍贵。晚年仍乐此不疲,凡外出活动,相机必挂胸前,不识者误为摄影师,知之者称为“将军摄影家”。1992年,张爱萍将军著作《神剑之歌》出版。该书收录将军60年所创作之词160余首,摄影和书法作品100余幅。

    张爱萍将军善书法,尤善行草,得米芾、张旭神韵。将军书法英气勃发,酣畅淋漓,结体茂密,态势飞动,山呼海啸而连绵不断,缠绕游丝而收放自如。

    张爱萍将军有“座右铭”曰:“将有三忘:出家忘妻,出门忘乡,出阵忘身。”

    张爱萍将军才思敏捷,殊出意表,凡来往公函,当日事,当日毕。持笔如墨,随阅随改,涂抹勾勒,有原稿数千字而仅存百余字者,亦有添改至数十百字者,如疾风扫落叶,顷刻而尽。有时一边批阅文件,一边接电话,一边听汇报,三者均不误。此为将军秘书丁慎勉之回忆。

    家父吴佩之告余,1944911日,新四军四师师长彭雪枫阵亡。次年2月,四师开追悼大会,张爱萍将军制一挽联作草书,悬于主席台两侧,上联为“恨蔻贼杀死吾战友”,下联为“率全师誓为尔报仇”。时人称为佳对。是时张爱萍将军由新四军三师副师长,接任四师师长。

    张爱萍将军身居高位,持平民作风。凡来访者,无论贫富贵贱,将军均一视同仁。客人坐,将军方坐;客人起,将军方起。若合影留念,将军决不居中。1996322日,余往北京访张爱萍将军。于客厅坐片刻,将军急拄黄色藤杖出,着褪色蓝中山装,脸有歉意,出语谦和,第一印象若乡村教师。将军宅青砖平房,后靠什刹海,市井之声喧嚣;前临百米斜街,寻常百姓毗邻。据云,组织曾多次请将军移居他处,均被将军婉言谢绝。人问其故,将军曰:“难舍提壶卖浆声!”

    张爱萍将军原则性强,风骨卓然。1964年夏,张爱萍将军至酒泉某军事基地视察。基地领导请示,林彪196010月来基地视察过,基地准备拨30万元为林彪修纪念亭。其时,林彪正红,而将军闻之,果断曰:“没有这个必要,花这么多钱,还不如建一个汽水厂、冰棒厂呢!”1975年某日,时任党中央副主席的王洪文召见张爱萍将军。王洪文对张爱萍将军言,舒龙山(七机部造反派头头)是我的朋友,希望你支持他的工作。而将军返回后在审定造反派头头调出名单时,于舒龙山名字旁,毫不犹豫批曰:“同意。”

    台儿庄大战前,张爱萍将军受周恩来委派,奔徐州见李宗仁先生。李宗仁先生问计,将军曰:“依愚之见,此战非打不可,且宜早不宜迟,宜聚不宜散,宜速不宜缓。”将军走后,李宗仁先生叹曰:“今方知后生可畏也。”

    张爱萍将军治军赏罚分明,且严于律己。抗日战争时期某日,全师会操,恰黄克诚师长找将军谈话,迟到4分钟。操毕,将军当众宣布:“副师长张爱萍同志迟到4分钟,罚站10分钟。各单位自行带回,张爱萍原地罚站。”全场闻之愕然,继而掌声雷动。

1955118日午后,张爱萍将军指挥陆海空三军对一江山岛发起渡海登陆作战。将军运筹帷幄,周密部署,仅三小时,克一江山岛,继不战而克大陈岛。

    一江山岛战役大捷后,张爱萍将军曰:“此战不能算全胜,为什么我们的‘瑞金’号战舰出师未捷便遭敌机轰炸56名勇士壮烈牺牲?航空兵在大雾天不能起飞,我们的通讯偏偏又在关键时刻出了毛病。”将军对我军武器装备落后有切肤之痛。

    东北吉林白城平台为我军最大的常规兵器训练基地。1958年某日,训练基地部分官兵在一屋子聚集,测量员王新友忽闻有人敲门,继有声曰:“我可以进来吗?”王急开门视之,一中年人蓝衣便服,精神抖擞,神采奕奕。靶场副政委郑鹤麟在一旁介绍:“同志们,张爱萍副总长看望大家来了。”据该靶场记载,自1957年到1964年,张爱萍将军到靶场视察达6次之多。将军深知“兵革如不坚利”之后果。

张爱萍将军好学习,善思考,有独立见解。“文革”中,林彪宣传学习毛主席著作“立竿见影”,张爱萍将军曰:“晴天立杆可以见影,阴雨天怎么见影?”又曰:“林彪的这些话摆摆龙门阵还可以,写进文件里就不妥当了。”

张爱萍将军曰:1964年某日,接林彪电话,询之原子弹研制情况。将军派专委秘书安东赴林彪处汇报。林彪指示曰;“原子弹一定要炸响,哪怕用柴火烧也要把它炸响。”

张爱萍将军遇事有主见,敢拍板,部署皆诚服。1964629日,我国第一枚自行设计制造的中近程火箭发射试验,张爱萍将军任试验委员会主任,现场总指挥。火箭准备发射之际,因天热而燃料气化,总设计师拒绝签字发射。张爱萍将军则一锤定音:“打!打成了算你们的,打坏了算我的。”又曰:“发射不成功,由我向中央检讨。”

据云,“文革”中林彪曾有批示:火烧张爱萍;后又批示:不要把他烧焦了。

“文革”中某日,造反派批斗张爱萍将军,欲挥铁链鞭之,将军呼地站立,怒目相对,举板凳以自卫。事后,将军曰:“三军可以夺帅,匹夫不可夺志。”

19751126日上午,“长征2号火箭”携带“尖兵”返回式卫星顺利升空。张爱萍电话询问马捷能否顺利回收,马捷答:“胜利在望。”张爱萍将军一字一顿曰:“胜利在望不行,一定要胜利在握。”其时,将军正在接受造反派之批斗,白天接受“帮促”,夜晚即到指挥室与前沿阵地通话,了解情况,下达指示。“尖兵”卫星发射后于太空遨游三日,安全返回地面,举国欢腾。张春桥闻之则恨恨曰:“卫星上天是幌子,红旗落地才是真意!”

1976118日,北京先农坛体育馆。造反派召集万人批斗张爱萍将军。大会决定:张爱萍要有个检讨。是日,张爱萍将军带病泰然赴会,登台检讨曰:“去年3月我重新工作以来,接触了一些单位,接触了一部分干部群众,讲了一些话,也做了一些决定。假如我犯了路线错误,将由我个人承担全部责任。与其他同志没有任何关系。”检讨仅寥寥数语,心平气和,不卑不亢。言毕即拄杖离席,若无其事也。当事人后来言:“张爱萍将军讲错误为假如,责任是个人,作检讨仍不失大将风度,高士品格!”

张爱萍将军有冠世之才,而气足凌人,睥睨一切,致祸之出。

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中,国防科委造反派状告张爱萍将军,毛泽东批示:“印发政治局各同志。请总政酌处。此人是九一六左派。”奉毛泽东批示,李先念、华国锋、纪登奎、陈锡联等召张爱萍将军集体谈话,谓“张爱萍同志帮促会”。将军泰然赴会,不发一言。其时,陈锡联将军贴其耳曰:“犯路线错误有什么关系嘛,我不也犯过路线错误吗?检讨几句也就完事了嘛!”与会者多将军老战友,均热切望之,不料将军则曰:“我没有什么路线错误,检讨什么?”据云,此次“帮促会”不欢而散。

粉碎“四人帮”,张爱萍将军第三度出山。将军意气风发,以横扫千军之势,率领国防科研大军出色完成三项国防科研任务,将军谓之“三抓”:1980518日,在太平洋海域成功发射了远程运载火箭———洲际导弹;198210月,在太平洋海域成功完成了由潜艇从水下发射的潜地火箭;19844月,成功发射了地球同步轨道静止通信卫星。

1980年,张爱萍将军即向中央提出退休,年年打报告,年年无消息。1987年,中央批准将军退休。将军大喜,是日与家人欢庆至深夜。

张爱萍将军称在位为“出家”,退休为“还俗”。将军曰,当“和尚”就得撞钟,而且还总想撞得响一点儿。晨钟、暮钟、做佛事,好不清苦。如今“还俗”,一身轻松。将军退休后,公开声明:“我是老百姓了,百姓,百姓,百事不管。”故凡官方会议和活动,皆坚拒不出。

张爱萍将军结婚50年纪念日之际,将军长子张翔、次子张胜、三子张品及全家为将军共贺金婚之喜。将军和夫人李又兰兴之所至,欣然起舞。舞后将军吟诗一首:“老夫聊发少年狂,既吃肉,又喝汤,撑得肚皮饱饱胀。牛牛闹花堂,二亮歌声扬,男女老少笑连笑,盛会好一场。”

       
           

 

 

 

设为主页】【打印】【返回顶部
 
 
 
    
 

沪ICP备11024603
关于本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技术支持  

 版权所有:上海国防战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gf81.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