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畏浮云遮望眼 我自岿巍向天飞
——记陆军勤务学院财务审计系毛飞副教授


原创: 郭京平 国防经济学家微信公众号 2019-10-31

 

毛飞,1978年生,重庆人,1996年入伍,中共党员。武汉大学博士、厦门大学博士后。陆军勤务学院财务审计系副主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要研究国防费资源配置与管理问题。发表论文100余篇,出版专著4部,参编著作10部,主编教材2部。主责国家社科基金等国家级课题4项、军队(省部)级课题12项。为军委机关撰写决策咨询报告100余份,主笔承担的20余份政策建议被采纳。获国家精品课程奖1项,全军后勤学术成果一、二等奖各1项,军事科研成果三等奖1项,湖北省武汉市社科成果二等奖1项。原总后勤部优秀青年科技人才扶持对象、首届陆军科技英才,荣立个人三等功1次,享受军队优秀专业人才岗位津贴。中国财政学会理事、军事经济研究中心干事、军队财务研究中心负责人,原后勤学院客座研究员,军队后勤科技专家库成员、军队预算评审专家、军人工薪福利待遇智库成员、军队审计咨询专家库成员。

从火热江城到美丽山城、从重镇武汉到网红重庆,原军事经济学院与原后勤工程学院合并组建的陆军勤务学院,正矗立新时代的前沿,担当着新使命,书写着新篇章。在这座大气磅礴、庄重肃穆的校园里,我见到了在国防经济学界小有名气的“青椒”,也是当下军队财务系统的少壮精英毛飞博士。多年不见的小帅哥,已步入不惑之年,虽已华发初现,但仍青春飞扬,在他身上依然闪现着对科研学术的孜孜以求、对强军兴军的凌云壮志。

 

01 不忘初心 矢志军营

毛飞出生于一个军人家庭。用他的话讲,就是“生在军营、长在军营、爱在军营、事业梦想在军营”。他与军营和军人这个职业结下了不解之缘。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清晨听到的第一声是嘹亮的军号、看到的第一眼是绿色的军装。当雄赳赳的队伍从身边经过,他总是情不自禁像模像样地敬上一个军礼。年少时的毛飞爱看书,特别爱看历史书籍,每当看到汉唐盛世万国来朝,总是热血沸腾、心潮澎湃;可每当读到近代屈辱的中国史,总是潸然泪下、义愤难平!儿时的毛飞,正处于我国对越自卫反击作战和老山轮战时期,一大批优秀儿女为国捐躯,一个个英雄模范、一桩桩感人事迹在讲台上在荧幕前被宣讲。看着身边的英雄,想着祖国遭受的屈辱,“我长大了要当兵!”扛上钢枪、奔赴沙场、报效国家,让祖国强大起来,成为少年毛飞最大的梦想。这也为他此后多次面对人生岔路做出重大选择的方向指引。

一年一度高考日,有多少家长和学子面对未来的选择煞费苦心。当年的毛飞也是一样。那时的他,在当地重点高中名列前茅,不但是班长,在年级里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还是武汉市优秀团干部,考上现在所谓的985高校一点问题都没有。可填报志愿时,毛飞犹豫了。在外面上学,看到的是高楼大厦、车水马龙,可是回到家里,走在部队大院,红砖矮房、土路碎石。一次,看着操场上那锈迹斑斑的单杠,想着连他的高中都有室内体育馆,他正发着感慨,一辆军用吉普从身边疾驰而过,掉下了一块像是保险杠的铁块。回到家里,他垂头丧气地向父亲抱怨。他父亲的一席话解开了他的心结:“部队现在省吃俭用是为了国家建设,等国家有钱,底子厚实了,军费投入就会多起来,那时我们就会有新武器和新训练场,以后部队等着你们这一代人去建设!”高考结果出来,超过重点线几十分,可以上华中科技大学而且是热门专业。面对人生第一次重要选择时,毛飞怀着金戈铁马、强军报国的梦想,带着明天会更好的憧憬,毅然地选择了军校。

四年军校,毛飞刻苦努力,年年综合排名专业第一和年级第一。2000年保送攻读军事经济学院后方专业勤务军队财务方向硕士研究生。2003年以第一名考入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攻读财政学专业博士研究生。在即将毕业的2006年,毛飞又迎来了人生的第二次重大选择。由于出色的科研能力,加之四年军校锻打,有着超越同龄人的干练豁达和成熟稳重,在学校颇有些名气,一些单位向他伸出了橄榄枝。其中有两个去向也一度让毛飞心动,一个是武汉大学财税系主任在答辩当天就提出希望他留校任教担任骨干,后来武汉大学吴俊培校长也出面着力挽留;另一个是国家发改委交通管理部门的一位领导多次上门面谈,希望他能去机关当公务员。无论是知名高校,还是中央机关,都意味着更大的平台、更多的资源和更好的机会,整个人生发展方向将发生重大变化。据毛飞讲,他的一位同学当年去了发改委,后来下放地方任职,现在已是市委书记;晚两届留校的师弟,现在已是财税系主任了。但最终毛飞婉拒了好意,回到了培育锻造他的军营和军校。

2015年9月3日,习近平主席在天安门城楼向世界郑重宣布,中国将裁军30万。自此我军历史上第11次大规模军改拉开序幕。此时,毛飞也迎来了他军旅人生的又一次重大选择。毛飞所在的单位合并,这不仅意味着单位机构大幅裁撤、人员编制大量减少,更意味着要换防异地举家搬迁。许多人转业离开了部队。一些老同事凭着自己的努力在企业混得风生水起,开起了宝马、买上了别墅。毛飞的一些朋友听闻消息后也纷纷劝他,“趁着年轻还有人要你,再往后年岁大点,想去地方,地方也不会要了”。一位从事风投的好友专门从北京坐飞机过来劝他加盟集团,开出的条件也非常优厚,工资薪酬自不必说,而且就在本地分公司开展业务,离家也近。一位发小也邀请他去深圳一家著名网络公司当副总。应该说,发财的人士就在身边、赚钱的机会就在眼前。“谁不爱钱呢?但如果是为了赚钱,我前些年早该到地方了!”在人生征程的岔路口,毛飞又一次选择了圆梦军营的理想追求!

 

02 直面挑战 勇攀高峰

“世上本没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学习知识可以走别人的路,但要有新发现新成果就要走一条别人没有走过的路。这条路注定遍地荆棘、充满挑战。要成为领路人,就要克服困难、一往无前。

毛飞身上有着军人与生俱来不服输、敢挑战的韧劲。本科毕业刚上硕士时,在与他的硕士生导师、我国著名国防经济学家万东铖将军聊天时,毛飞随口说道:“现在国防支出结构效率低下!”这时,他导师严肃起来,说道“这是谁说的?”毛飞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他导师继续说道“尽信书则不如无书!给你个任务,去测量一下国防支出结构效率!”搞过国防经济的人都知道,国防支出结构的定量研究何其难也!一个20岁出头的本科生,既无知识储备、更谈不上经验。刚接受任务时,人都是懵的,不知从哪儿开始着手。初生牛犊不怕虎,凭着这股子狠劲,他四处查找文献,寻找解决问题方法。从国防经济学到新制度经济学、从新古典理论到博弈理论、从计量经济学到系统动力学,短短几个月翻阅了几十本著作、数百篇文章,记下了大量笔记。结果硬是从系统结构理论中找到了解决途径。毛飞的研究发现,国防支出结构是一个耗散结构,因为国防支出系统是开放系统且远离平衡态,其系统内外存在着大量的随机涨落,而且系统存在着非线性作用机制。根据这一特征,可以采用熵方法测定国防支出结构效率。经测定,国防支出结构效率变动曲线呈向上凸特征,即国防支出结构效率在一直提升,但各个历史阶段提升的幅度不同。三个月后,论文初稿终于成形,成果最终发表,得到了导师的肯定。

翻开毛飞在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年出版的《中国公务员工资制度改革研究》,这是在他博士论文的基础上修改完成的第一部专著。当我们奇怪毛飞的学术研究为何跨度如此之大时,他给我们道出了其中原委。第一当然是为了在地方大学能学习一些新东西,但最初的动机竟然来自一堂课。那是毛飞的博士生导师、我国著名经济学家吴俊培教授在给所有经济学专业的博士生们上的一堂课。课上他说:“现在的主流研究,很少关注物质生产领域和非物质生产领域均衡,当然,建立统一的理论来解决这个问题很难!”当他把问题提出来后,却不主张学生去做,因为“恐怕功力不够!”当其他同学都如释重负一般后,毛飞却逆向而行,找到吴教授希望接受这一挑战。吴教授沉思片刻后说道:“如果不能如期毕业,自己承担后果!”当然,课题的研究并不像当初接受课题那样显得“英雄豪迈”,整个过程充满了艰辛和痛苦!他一边学习一边思索、一边研究一边写作。为打好相关理论基础,从亚当斯密的《国富论》《道德情操论》开始,到马歇尔,再到凯恩斯,他把西方经济学经典著作基本看了个遍;为搞清按劳分配理论,他从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看起,直到建国以后几次按劳分配大讨论的所有文献翻了个遍;为建立公正正义的理论框架,他把伦理经济学、公共管理学等所有相关课程听了个遍。整个课题研究几易寒暑、不舍昼夜,为静心研究,他断绝了一切社会交往,放弃了几乎所有假期,星期和月份他没有任何印象,只记得窗外的小树陪着他不断的抽出新芽、长出绿叶,再到染成枯黄、变成落叶,如此反复。最终,课题如期取得了突破。毛飞研究认为,人类社会和谐在经济领域表现为非货币价值财富与货币价值财富的均衡。政府职能定位应当是实现两种财富的均衡,即一方面充当好货币价值财富的维护者,另一方面担当好非货币价值财富的制度供给者,而实现这两方面职能的关键在于公务员的公正的价值定位,公正也从而成为实现和谐社会的最终价值支撑。然而目前的按劳分配是以“经济人”假设为前提的,将适用于价值生产领域的按劳分配推广到公共部门非价值生产领域,是经济学帝国主义,是经济学贫困化的结果。其结果将导致财富的不均衡。为此,应当建立以公正人为前提假设的收入分配框架。当这一研究成果在博士论文答辩会上宣读时,其“反传统”的观点被认为“振聋发聩”,在理论上有着“重大创新”,赢得了评委会的满堂喝彩!

 

03 知行合一 求索创新

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曾说过,在思想发展史中,贡献最大的经济学理论家,是那些深切关注困扰他们那一代问题的人。作为国防经济领域孜孜耕耘的理论工作者,毛飞一直秉持“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的认识,深切地关注着身边发生的每一件事,既为国防和军队建设取得的每一项成就而欢欣鼓舞,也为建设发展中遇到的困难而苦苦思索,更试图从专业理论的视角寻求继续推进国防与军队建设的良方,以尽一点学者的绵薄之力。

2008年5月12日,汶川特大地震爆发,军队紧急驰援、冲锋在前。一幕幕画面无不让人为之动容。这也让毛飞陷入了沉思。“5·12”抗震救灾令人震撼,但就理论而言,其实与以往的多次减灾救援并无二致。从经济学的角度看,都是一种应急状态下的资源配置。但在既有的国防经济理论框架体系中,却难以觅得相应的理论来解释这一现象,从而发挥理论对实践的指导作用。因此,如何创新理论成为摆在面前的一道难题。在著名国防经济学家黄瑞新教授的帮助和提示下,毛飞发现危急时刻军队反哺地方的行为有点类似于动员,但与传统意义上的经济动员相比,后者是经济资源由民用领域向军事领域集聚,而前者则是经济资源从军事领域向非军事领域聚集。两者性质相似,方向则完全相反。因此,可以说这种动员属于逆向的经济动员。如果从货币价值形态考察,可以将抢险救灾这种应急状态下的资源配置现象归纳为“逆向财政动员”。正是在这一想法的支撑下,毛飞当年申请成功了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和湖北省社会科学基金。其中的一些观点被认为是“填补了当前理论空白”,一些政策建议上报军委机关并应用于部队,取得了重要的军事经济效益。

品尝到创新的喜悦和获得认可的成就感,毛飞更加坚定了理论创新的努力方向。在近年来的研究观察中,毛飞发现,一方面,党和国家高度重视国防建设,在经济结构面临深度调整、财政经济压力不断加大的情况下,仍然继续保障国防投入的优先权、持续增强国防投入的高位增长态势。但另一方面,目前国防支出管理效率还相对不高。为解决这一问题,毛飞研究认为上述问题的关键是国防供给不能满足国防需求,需要推进国防供给侧改革,建立需求牵引规划主导的资源配置机制,推进以国防投入规划与预算跨期平衡机制为主要内容的国防预算制度创新。据此,毛飞又成功申请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课题非军事学项目。在这一课题的基础上,毛飞又多次向军委机关上报军费管理制度改革政策意见建议。其中的一些观点后来被军委机关采纳,对当前的军费政策制度改革起到了很好的支撑和推动作用。

多年的科学研究,毛飞深切的体会到,创新很难但也不难,求索虽苦但苦中有甜,求索创新其实就来自于身边一些看似平常的事,要想成为一名国防经济学家,必须首先成为一名社会学家、一名历史学家和一名哲学家!

 

04 永不懈怠 铿锵奋进

现代军费管理是推动军事管理革命的基础和重要支柱。随着军队改革的不断深入推进,军费管理的地位显得愈发重要。随着军费管理从集权向分权再到治权的逐步演变,使得近年来军队财务工作发生了重要变化。有人说“财务工作比以前更加规范有序了”,也有人说“财务工作没有以前那么红火了”。一些人选择了“离开”,一些人选择了“转型”。但毛飞认为,任何一项事业都不可能一成不变,要升级要发展必须突破旧有框框,换思路、换方法、换模式。转换的过程可能比较痛苦,但改革成功的美好未来值得期盼。然而,无论平淡,还是“红火”,毛飞始终选择坚守与默默地工作,在熙熙攘攘的过往人群里,他多了一份从容与淡定,并始终保持着自己的定力和航向。

自参加工作以来,毛飞一直坚持奋战在教学科研工作第一线。十多年来,他热爱国防教育事业,努力站好三尺讲台、精心备好每一堂课,课堂授课量超过单位平均授课量两三倍,教学质量年年评为优秀,学生们都非常喜欢听他的课,毕业多年的学员至今回想起来都认为:“毛教员诙谐幽默,他上的课让我们印象深刻!”他真心关爱学生,对学生严而有爱,甘当学生成长进步的阶梯,不仅传授他们知识,还找时间与他们促膝谈心,谈理想谈追求谈人生规划,鼓励他们成就一番事业。他培养的学生,有的获评全军优秀硕士论文,有的立了三等功,还有的志愿分配到艰苦边远地区工作。学生们每当谈起这位兄长般的老师,总是充满敬意。

让毛飞同事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刚参加工作不到一年,老楼办公室地面就被他的铁凳磨出四个小坑,键盘大部分按键被磨得不见了标识,他们笑话他说,他陪电脑的时间比他家人还多。毛飞不好意思地说是因为他用东西容易损耗,但大家都知道他很勤奋刻苦。工作十多年来,他一直超负荷承担各级各类任务。一年365天,除了大年三十和初一没有加班外,没有休息过一个完整的假日,加班到凌晨两三点是常事,整栋教员楼往往是他最后一个离开,生活除了加班还是加班,每天能睡足5个小时就是享受!但即使这样,他也不敢有丝毫懈怠,无时无刻不紧绷着工作这根弦。因为怕太晚回到家里影响家人休息,办公室准备了毯子和牙刷,困了就在沙发上打个盹;因为总是忙过饭点,办公室常年备着方便面;因为经常要到军委机关帮助工作,办公室放着打好包可以随时出发的行李箱。在军委机关待过的都知道,在军委机关帮助工作既没有名更没有利,支撑着的就是一颗事业心和使命感。但毛飞总是随叫随到,什么苦活累活急活重活从不讲价钱,而且都能积极主动想法限时解决,受到军委机关的充分认可。有一年接近年末,总部向毛飞下达紧急指令,要求其带领团队在春节前完成一项重要任务。掰着指头怎么算,这都是一个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毛飞带领的团队硬是咬着牙以“零差错率”收到总部机关发来的致谢专函。忙完这一任务,毛飞瘦了十几斤,去医院躺了一个星期。

临近采访结束,毛飞感慨道:“这些年的教学科研工作,随着国防和军队建设发展,从理论到制度、从方法到管理、从务虚到务实,范围不断拓展、重点不断转换,从这个角度讲,我是一名国防经济的参与者和见证者,但这些努力比起自己当初报国强军的豪言壮语远大志向,实在不足挂齿、令人汗颜!”其实,远大的志向正是靠着这样一个一个具体的行动、一点一点努力靠近目标达成的。没有日积月累的刻苦,何来一飞冲天的本领!离开办公室,天已擦黑,陆军勤务学院教员办公楼渐次亮起了灯光。回头望去,感到毛飞办公室的那盏灯格外耀眼醒目,好似他的事业坐标插上了豪壮的羽毛,飞翔在浩瀚的国防经济星空,越飞越远,越飞越高!

(郭京平)

设为主页】【打印】【返回顶部
 
 
 
    
 

沪ICP备11024603
关于本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技术支持  

 版权所有:上海国防战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gf81.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