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时代威胁虚拟国界安全


    4月6日,美国国防部长盖茨说,他将就2010财政年度国防部预算向总统奥巴马提出建议,对美国国防开支的重点展开全面改革和“根本性”转移。其中,不乏缩减F-22等先进武器和重大军事项目,但却提出要增加网络专家,以加强网络战能力,足见美国对网络战的重视。另外,今年1月法国海军内部计算机系统因受病毒入侵而使海军战斗机停飞两天。

这些事件告诉我们,网络时代必须要掌握制网权。

信息网络成国家“神经系统”

利用网络,既可以传递信息,又可以从事各种社会和经济活动。社会作为整体,正变得越来越依赖于以网络技术为核心的信息技术系统,网络成为国家经济赖以正常运转的依托,它的安全、持续运转,成为维系社会秩序的先决条件。

今天的计算机网络不仅是信息传递的工具,而且也控制着实体性目标,如国家的通信系统、交通运输系统、民航运输系统、输送管线系统、电力系统、电子商务系统、金融银行系统和股票市场等事关国计民生的各个方面。

瘫痪别国网络堪比核攻击

一个国家网络建设越发达,对网络的依赖程度越高,而受到网络攻击的威胁也越大。未来战争中敌对国家间通过摧毁敌国经济赖以运转的网络系统,就能让敌国陷入瘫痪状态。

在2008年8月爆发的俄罗斯与格鲁吉亚军事冲突中,俄罗斯在出兵格鲁吉亚前就对格鲁吉亚政府网站进行了协同攻击。不过,格鲁吉亚是全球互联网依赖程度最低的国家之一,这次网络攻击的结果只是造成了不便,而非电力供应中断或金融混乱。但如果发生冲突的是两个信息化程度较高的信息社会国家则未必如此。

美国曾经发生过由于信息网络系统失灵,导致东海岸的信息主干线瘫痪、大量基础设施损坏、大范围停电、船只停航的重大事故。1992年,美联邦航空管理局的一条光缆被无意挖断,结果造成其所属的4个主要空中交通管制中心关闭35个小时之多。从网络瘫痪所造成的损失来看,网络攻击手段属于大规模毁灭性武器。

俄罗斯军事学说已经将网络攻击手段定性为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并保留了用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或核武器反击的权力,而美国的国家政策则称“美国核力量的基本任务是遏制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使用”。

网络脆弱性导致安全隐患

目前,网络战争虽然还只是存在于战争的边缘地带,但这种冲突随着信息社会的成熟终有可能走到战争的中心地带。在现代战争中,网络不仅可以提供高效、快捷、准确的指挥,而且网络攻击本身已成为一种重要的打击手段。

网络的脆弱性是其固有的不足。网络可以抽象为点与线的编织。这种网点分为三类:客户机、服务器以及管理设备(路由器、网关、交换机等)。从网络战的角度看,所有的点都是网络潜在的“铀”,经过刻意组织就可以成为对网络发动攻击的毁灭性武器。

网络战改变攻防成本格局

网络战争可以一举改变几十年来防御对进攻的成本优势,造成进攻对防御的1比100成本优势。但是,这种技术上的好处很可能打破网络攻防的战略平衡。

首先,信息网络在传输过程中需经过多个网络设备,网络本身的松散结构决定了对它进行有效管理的难度,从而给攻击者以可乘之机。

其次,入侵者可用多种技术方法进入计算机网络和通讯网络。在对方尚未察觉的情况下先发制人,就有可能抢夺一个国家的制网权或让其关系国计民生的网络瘫痪。

再次,信息网络的核心是计算机,而计算机离不开稳定电力供应;各种电子系统也需要适宜的温度,温度过高过低都会造成故障。

由于网络的先天弱点和掌握网络技术的黑客人数的增多,虚拟国界的国防安全工作仍然任重道远。(作者:李大光 来源:新民晚报)

设为主页】【打印】【返回顶部
 
 
 
    
 

沪ICP证000263
关于本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技术支持  

 版权所有:上海国防战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gf81.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