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深海巨鲸”——落户上海的海军捐赠潜艇揭秘



本报记者季颖 江跃中 通讯员蔡坚林

  视点导读:

  200万上海少年儿童今年"六·一"起得到了一份特殊而珍贵的节日礼物--海军部队向上海市政府捐赠了一艘刚刚退役的作战潜艇。这在共和国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见本报6月1日第一版报道)。

  说起潜艇,太多的传奇故事给这种出没在风口浪尖、盘桓于大洋海底的黑色"巨鲸"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2000年8月,俄罗斯海军"库尔斯克"号核潜艇在巴伦支海沉没,艇上118人全部遇难的悲剧更让人们对潜艇满怀疑问。那么,这艘现在停泊于黄浦江上的退役潜艇里面有什么秘密?在漫无边际的海底水兵们是如何生活的?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又将如何运往几十公里之外淀山湖畔的"东方绿舟"青少年校外活动营地呢?

 

 水兵乘潜艇从东方明珠塔下经过

  别急,请随我们的照相机镜头走进"深海巨鲸"的肚子里。

  一, 潜艇的"肚子"里像个迷宫,灯光昏暗、空间狭窄
                                         

                     潜艇静静地停靠在黄浦江畔 陈正宝摄                  

  别看这艘潜艇有近百米长,高高的舰桥也颇有威势,但它里面的空间实际上非常狭窄,像个小迷宫。

  打开潜艇前部的一个舱盖,只看到舷梯下面一片昏暗。这样的进出舱口,在潜艇上部共有3个。舱口的直径也就0.6米到0.7米宽,刚刚够一个成年人进出。从阳光灿烂的露天走下舷梯,眼前一团漆黑,过了一会儿,渐渐才能看见舱内密布的仪表、管道、阀门。原来,为了节约能源和适应水下作业的压力,潜艇内使用的都是光线昏黄的防爆灯,灯泡的外面还用小拇指宽的铁条箍住。
  这艘潜艇总共分为鱼雷舱、指挥舱、轮机舱、蓄电池舱、电机舱等7个舱,每个舱之间有水密门相连。舱体中间的过道简直就是一条"羊肠小道",两个人相向而行时必须侧身相让,而且还得缩颈猫腰,否则舱顶纵横交错的管道和机械会毫不客气地给你的头上留点"纪念"。

  在潜艇的头舱,记者看到6个盖着盖子的白色管子。"这就是鱼雷发射管。""东方绿舟"副主任、上海国防教育中心主任徐尔说,"除了发射鱼雷,这几个管子还有一个特殊的作用,就是艇上人员逃生的通道。"

 从这里进入潜艇"肚子"里

  二, 艇上人员常常要在这样艰苦的环境里一呆就是几十天

  按照设计标准,这艘潜艇的乘员编制为53人,最长的自给时间是50个昼夜。50多条汉子在这样狭小的舱体内一呆就是四五十天,其艰苦可想而知。

                       鱼雷发射管也是"逃生舱"

  就拿睡觉来说吧,水兵们通常睡的是可拆卸式帆布吊铺,1.7米高的空间,上下并列着3张床铺,最底下的那张几乎贴着地面,而最上面的也必须和舱顶"亲密接触"。即便如此,水兵们也不能在床铺上坐起来,上下床都是"滚"进"滚"出的。在潜艇尾舱,有两排鱼雷发射架,徐尔告诉记者,平时没有装上鱼雷时,水兵们就在上面铺块板子当床睡。

  每次出海,水兵们每人每天只能领到一茶缸淡水,洗脸刷牙全靠它。至于洗澡,个把月能碰到一回就很幸福了。但是,潜艇里却养着不少兰花,长得郁郁葱葱。水兵们说,虽然淡水珍贵,可他们经常把自己分到的淡水省下来给兰花"喝",因为只要看到了兰花,他们就会想起祖国,想起家人。

 

  鱼雷发射架也能当"床铺"

  三, 潜艇在江南造船厂整修后将在9月运往"东方绿舟"

  这艘潜艇1976年在江南造船厂"诞生",如今,它在圆满完成自己的军旅生涯后带着一身疲惫回到"娘家"。徐尔告诉记者,按照预定计划,潜艇将在江南造船厂进行为期3个月的内外检修,然而运往青浦"东方绿舟",争取在今年9月第3个星期六的"全民国防教育日"向广大市民开放。

  可是,这样一个重达1300多吨的庞然大物,怎样才能安全运抵"东方绿舟"呢?

  "我们现在草拟了两套方案,并在5月中旬就进行路线调查、勘测,但最后决定采用何种方式运输,还需经过有关专家的严密论证。"徐尔透露道。
  第一个方案是走水路。从黄浦江溯流而上,到松江米市渡转入太浦河,然后经太阳岛到青浦拦路港,再横穿淀山湖抵达"东方绿舟"。这个方案最大限度保持了潜艇的完整,但困难和资金投入也很大。一是从米市渡到淀山湖的水道水深不够,必须为潜艇开凿专用深水航道,代价不菲;二是沿途河流上的桥梁不高,必须将潜艇外部的舰桥、了望塔切割下来,但将来焊接是否做到天衣无缝不能保证;三是要在"东方绿舟"的淀山湖侧造一个专用码头。              艇内"马蜂窝"似的仪表

  第二个方案是走陆路。在江南造船厂将潜艇"大卸八块",分别用大卡车运到目的地,然后再焊接起来。这种方案的花销比水路少,但技术要求高。最大的困难是没有足够载重力的吊车在"东方绿舟"将潜艇拼装起来。

  尽管上海的少年儿童得到了潜艇这样一份特殊而珍贵的节日礼物,但要想金秋九月在"东方绿舟"一睹它的雄姿还面临很大的困难。"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让潜艇早日在'东方绿舟'与市民们见面的。我们可以在40个小时的惊涛骇浪中将潜艇拖到上海,也一定能够让潜艇迅速、完好地在'东方绿舟'扎根。"作为"东方绿舟"国防园的负责人和一名转业军官,徐尔的话语坚定、有力。(本版照片除署名外均为蔡坚林摄)

 

 

 

设为主页】【打印】【返回顶部
 
 
 
    
 

沪ICP备11024603
关于本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技术支持  

 版权所有:上海国防战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gf81.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