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专家强烈要求扩充陆军



    国会和民众现在得到了国防部的通报,他们已经给奥巴马政府的第一个国防预算提出了建议。可以预见,人们对于飞行器、军舰、导弹防御等内容的反应是一片哗然,但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对军队影响所表示出的严重关切。但是我认为最严重的错误决定并没有讲出来或者写下来:给美国陆军现有的目标员额加一个上限,并裁减3个旅战斗队。

  美国陆军的规模太小了,它处于重负之下(难道会没有压力?),一天天过度紧张,损伤严重。过去8年中,它表现卓著,现在仍然是这样,但是套用《勇气的剖析》一书的作者,英国作家,丘吉尔的私人医生莫兰勋爵的话,我们正在让“小马拉大车”。

  过去和现在,在作战地区及其他条件艰苦地区(家属不能随军)反复服役的计划表正在削弱服役的意愿,不仅仅是战士,可能更为突出的是,也包括他们的家人,而且也可能削弱他们服役的能力。莫兰勋爵研究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得出的主要教训之一就是:没有士兵会无限拥有勇气,也就是毅力;勇气就像资本,在每一次作战行动中以不同的速度消耗,当勇气耗尽,士兵的战斗力就会消失,他的存在会成为部队的一种负担。许多心理学家研究了战斗中的士兵,事实证明,没有人能够幸免持续的战斗压力和恐惧的日益摧残。

  几年之前,美国陆军决定它的战时结构应该提供3个等值的组成部分:一个执行作战行动,一个正在恢复之中,而另一个正准备展开行动或准备重返战斗。过去的8年,陆军被迫把第二和第三个阶段合到一起,有时候第一个阶段的时间比其他两个还要长。

  同样的研究表明预备役部队在5年里可以执行1年的任务,但是在过去的8年里违反政策给那些预备役士兵造成了灾难,由于他们服役或再次应征入伍,他们失去了工作或被剥夺了工作机会。

  陆军规模太小也影响到陆军的院校系统:军官、士官和陆军准尉被剥夺了保障未来能力的教育机会。恢复足够的院系、课程长度、学习强度和完整的教育计划,同时保持目前及可预见的未来的行动节奏只能依靠扩大陆军规模来完成;目前依靠平民承包商提供的支援功能也正在消失或减弱,它们的情况也同样如此。“小马拉大车”的情况只能依靠增加陆军规模来弥补。能够胜任未来20年威胁环境要求的陆军只能依靠增加规模来保障。

  有许多观点认为美国陆军规模现在足够大了,只依靠志愿者增加它的规模是不可能的,人力资源成本太高了,因为我们从伊拉克撤军、在阿富汗赢得胜利,这一要求必将减少。详细地对每个论点进行驳斥超出了本文的范围,但以下几点有密切关系。

  1,近20年来我们的现役军队依靠志愿者维持在785,000人,这是一个比较少的数量,我们依靠这支军队创造了无比的力量,赢得了冷战、“正义事业行动”和“沙漠风暴”的胜利。

  2,自从反恐战争开始以来,在一年时间里我们把现役军队从485,000人增加到超越目标的547,000人,而持怀疑态度的人坚持认为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3,今天任何全球威胁的研究都制定出超出当前能力和任务负担的要求。难道我们不是刚刚才知道我们仍与朝鲜处于交战状态?

  4,减少需求的承诺是一片薄薄的芦苇,不能在此基础之上减少计划。我清楚地记得1968年财政预算是在假设越南战争会在1967财政年度结束的基础上制定的。5年过去了,战争仍然需要资金。

  5,人力是一种商品,适用于市场体制,如果提供一个合适的价格,可以从3亿人口中获得,数量上可以满足国防的需要。

  6,适当防卫的费用远远低于克服我们没有准备的危机的费用,低于我们轻率地承担风险的费用。在一个打算花费数万亿美元“刺激经济”并“摆脱困境”的国家,为一支适当的陆军花费数十亿美元是微不足道的。

  7,目前,陆军家庭获得救济源于当前行动速度的要求。“小马拉大车”有一个下坡滑行没有刹车或没有转向的问题。

  2009年阵亡将士纪念日向在战争中做出了最大牺牲的美国军人表达了全国民众的敬意。在全国范围内举行的仪式上,发言人向所有今天正在战斗的人们表示赞誉、敬仰和继续的支持,向受伤的人员以及失去父亲、母亲和配偶的家庭表示深深的同情。但是我没有看到有谁在为我们所最需要的而呼吁:扩充陆军以减少对今天的美国军人的要求,枯竭的勇气将随时间而膨胀。

  或许最令人信服的增强终端力量的论据可以从以下内容推断出来。据一位从北卡罗来纳州布拉格堡来访的客人向我报告,他曾向一位军士长的妻子询问该军士长的第4次战斗行程,“感觉如何?”,这位妻子回答:“我正在忍耐,因为他没有足够的时间回来离婚。”人们可以从这种情绪中读出很多,但满意度并不是一个明显的特征。

  作者简介

  小弗雷德里克•詹姆斯•克罗森(Frederick J. Kroesen),美国陆军退役四星上将,曾担任美国陆军第7军司令,1979-1983年担任北约中央陆军集团指挥官,1976-1978年担任美国陆军司令部司令。1978-1979年担任陆军副总参谋长。毕业于拉特格斯大学,获得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关系硕士学位。他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指挥部队。曾获得国防部杰出服务奖章。退役后进入商界,目前他是军事专业资源公司董事会主席。他还是美国陆军协会陆战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此外,他还是美国安全理事会基金会副会长。

  作者:小费雷德里克•詹姆斯•克罗森(Frederick J. Kroesen)  编译:知远/铁木

(来源:中国网 作者:知远)

 

 

设为主页】【打印】【返回顶部
 
 
 
    
 

沪ICP备11024603
关于本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技术支持  

 版权所有:上海国防战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gf81.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