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专家:美海军应造大量廉价舰艇代替航母编队




    如果海军仍想以航母战斗群为中心(法拉利)来部署新的航母战斗群,那么精简的“影响力舰队”(福特)只要3/4的资金就可建造320艘水面舰艇。

  美国海军最大的优势之一就是他们坚持传统的组织结构,这也是他们最大的缺点之一。鉴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海军这个行当需要对各种观点和各种发展方向有着足够的前瞻性。不管是否承认这个现实,今天的海军正处于一个战略转折点。他们必须明确哪些事情需要做而哪些事情则不必操之过急。

  海军未来的军力构成是争论最为激烈的难题,主要集中在2方面。第一个是建造新舰的费用在不断增加。这些钱大多用在研发和生产驱逐舰、巡洋舰和航母上,而无论哪个都牵涉到最新的前沿科技,这使得建造未来军力的费用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甚至占到分配给国防部的国内生产总值的4%。

  第二个是海军的战略构想和实际计划之间的分歧。新的海军战略通常不会超过1年,而且作战部队把防止战争和打赢战争置于同等地位,这已经是一项不成文的规定。新的战略要求未来的海军是一支拥有大量水面舰艇的庞大军力,同时也要求能更快更好的适应各种不同军费尺度的支援任务。相反,当前的长期海军造船计划却仍然是坚持建立航母战斗群(CSG)。

  在过去的60年里,航母战斗群大部分时间都是海军力量的核心。它由一艘航母配备各类辅助舰只如巡洋舰、驱逐舰、护卫舰、潜艇和后勤支援舰构成,这样的海军基本元素蕴涵着令人生畏的攻击和防御性力量。它是我国军事上的利器,也是外交上的王牌。但最近几年它的应用范围正逐渐收缩,海军也渐渐陷入一个危险的境地——当你手里有把锤子时,其他东西看上去都很像钉子——当然碰钉子的概率也增大了。

  目前美国海军有11支航母战斗群(尽管正在临时寻求国会的许可在合法的途径下委托海军管理11艘航母——从即将退役的服役时间最长的企业号[CVN-65]一直到即将投入现役的乔治•H•W•布什号[CVN-77])。保守估计总建造费用达300亿美元,每日运转费用超过1亿美元,航母的费用正在变得难以承受——无论是建造还是部署。当这些特点和现实环境中逐步上升的威胁和挑战一并考虑时,更多的问题产生了。

    新环境

  由于潜艇被视为保障各单一民族国家安全的有力武器,国际上开始一窝蜂的建造潜艇。相应地,各种从欧洲和澳大利亚出口的相对便宜的柴油潜艇也给那些拥有漫长海岸线的国家带来了可靠的防御能力。从这些潜艇发射的鱼雷,以及各种岸基和舰基导弹可以击沉世界上大部分的水面武力,或者说,至少可以明显地削弱美国超级航母完成使命的能力。

  过去的30年里,这种风险迫使海军重点加强航母的防御能力,还专门配备了“反冲突”指挥官(防潜、防舰、防空)。这种对防御能力的过分关注导致航母的攻击效力大大削弱。古老的纵深攻击机A-6“入侵者”和长程截击机F-14已经是隔日黄花,在飞行甲板上取代他们的是F/A-18“大黄蜂”的各类机型,而且目前也有被A-4和A-7中短程轻型攻击机取代的趋势。

  这些结果导致当前的战略环境面临严峻的挑战:我们的舰队必须面对日益增长的敌对势力以确保安全(当然也要保护我们昂贵的武器平台),甚至当我们的作战能力日渐萎缩的时候也要如此。因此我们陷入了一个怪圈,就像近海军上将海曼•里科弗(Hyman Rickover)回忆录里所说的那样:“我必须支持我的伙计们,长官,这样我才能保住他们。”航母战斗群是明显只能在特定环境下发挥效力的部队,或是用于禁航行动——这是最极端的情况,只有当国家利益迫使领导层冒险把海军年度总预算的绝大部分都投入到一次行动中才行。

  现在海军最需要的是相当廉价的、可以大量生产的舰只以保证美国在公海上的国家利益。我们需要福特,而不是法拉利。与新的海军战略一致,新的舰只设计需要有相当的内在适应性来应对各种广泛的用途——从人道主义援助一直到远距离精确打击。这种新的海军架构应该可以在和平时期组织起来发挥他们最大潜在价值,包括执行日常任务;同时也可以迅速把可靠的战力集结起来应对任何主要作战区域的紧急情况。这种要求看上去有点得寸进尺,但绝不是天方夜谭。

  第一步就是放弃建造11或12支航母战斗群的想法。这对一场军事行动而言过于昂贵,而且只要离开非敌对区域就很容易受到攻击。这并不是说要完全废止航母战斗群,相反,在新战略中到底要保留多少航母战斗群?到底在哪里使用它们?这些都会成为即将面临的新课题。可以这么说,削减航母战斗群节省下来的钱和人员可以打造一支更能适应中低烈度冲突的新海军。

    常规军力

  后9-11时代战略思想的一个关键原则是极端宗教恐怖主义是可以避免的。在中东,一个拥由电力、干净水源、公共教育和基本医疗措施的社会不可能成为极端势力的温床。能够管辖海岸交通线,同时可以夺取港口并相机建设公共设施以恢复街区的日常生产生活,这样的新式海军是未来海军的重要组成部分。

  海军发展之路的下一站就是建立“影响力舰队”,这是以一艘两栖母舰为基础(一艘LPD-17或是更便宜的具有相同用途的贸易船只),一艘驱逐舰来提供对空、对海、对水下的防卫,一艘濒海作战舰(Littoral Combat Ship)把舰队的作战范围延伸至“绿水”环境并提供一定的反水雷能力,一艘联合高速舰(Joint High Speed Vessel)来增强运载能力,一艘海岸巡逻艇提供近距离防御,最后是一艘M80“短剑”快艇(Stiletto)满足速度和多功能用途。

  “影响力舰队”也应该大量使用“无人操纵”技术以拓展舰队的应用范围。在各类舰只上应该使用无人机、无人舰、无人潜水艇并利用这些装备进行监控。要保证即使美国鞭长莫及,起码也要了解情况。

  这些舰队,每天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巡视,以体现美国海军的优势力量。他们并不像航母一样咄咄逼人,这将传达美国爱好和平的善意,表明没有侵略的意图,并执行旨在体现积极影响力的新海军战略。尽管如此,“影响力舰队”还是会携带应付各种情况的可靠火力,这样他们可以劝阻或消灭对那些越来越容易受到攻击的海岸贸易交通线进行掠夺的海盗网。

  建立16支这样的舰队,10支在太平洋,6支在大西洋,这样可以使海军在任何指定时间内集中6-8支舰队,进而把美国的影响力扩展到全世界。以太平洋为主的舰队可以例行公事地逡巡在非洲东海岸,波斯湾,马来西亚外海及马六甲海峡,印度尼西亚群岛海域,菲律宾周边海域,及日本和韩国附近海域。

  以大西洋为主的舰队可以巡逻在加勒比海、南美、非洲西部和北部海岸,也可以快速推进到黑海以关照格鲁吉亚、乌克兰和该地区其他战略伙伴。有时,只要“影响力舰队”部署得当,就没有必要集合起来以应对紧急情况。这也是下一步海军发展的重点。

    反恐军力

  在过去的30年里,两栖战斗群-陆战远征队(Amphibious Ready Group-Marine Expeditionary Unit ,ARG-MEU)是美国近海快速反应部队的核心。无论如何,随着2001年《21世纪海上力量》发表,这支部队经历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另外配备巡洋舰、驱逐舰、护卫舰、快速攻击潜艇、旗舰或海军军官领导的参谋部,ARG-MEU很快就蜕变成了远征打击集群(Expeditionary Strike Group ,ESG)。

  ESG的核心特征就是他们的海军以及他们在发动“四维战争”(Four-block War)时(从维和行动一直到全面的逐屋的战斗)体现出来的实力。(译者注:Four-block War源自Three-block War,即所谓在一个区域内,既进行战斗,又在另一个街道进行人道主义援助,还要在第三条街道上进行维和行动,而Four-block War还要在此基础上雇人进行信息战,以获得城市中大部分人的支持。)因此这种作战部队的优势就在于拥有海军及对交战区域作出的反应具有可控性。这种可控性和该部队强大的作战能力使得ESG成为海军部在反恐战争中最理想的部队。

  新的海军战略明确的表示:“防止战争和赢得战争同样重要。”预防战争带来的反应不会太激烈,就像海军陆战队和海军工程营建造一所学校,或者挖一口井为村庄提供干净的水,或者派遣一支医疗队或一艘医疗舰或一支轻型两栖中队为整个社区接种预防小儿麻痹症、麻疹、腮腺炎和风疹的疫苗。

  这些事情也许对美国人来说很小,基本上就像在生搬硬套在美国的日常生活。但是这样的行为在很多沿海的社区可以确保整个一代人的50-60%免于夭折。依靠自己的空中战斗装备,ESG拥有良好的垂直起降能力,这样可以对某些自然灾害例如海啸、地震或者火山爆发第一时间内作出反应(这些事件在太平洋上很可能会同时发生)。运送物资,撤离伤员,打击海盗,还有保护美国的国家利益,这些永远是美国在战略十字路口需要重点考虑的事情。

  新的海军战略还要求美国海军成为一支胜利之师,能够打赢“对恐怖主义的长期斗争”。由于需要谨慎地考虑反恐行动可能涉及的范围,ESG可以为现场指挥官提供更多的选择。

  如果认为航母及其舰载机群可以体现美军武库的强大打击力量,那么拥有“战斧”巡洋舰和驱逐舰以及具有同等威力从班到营任意编制的海军陆战队的ESG,在国家对恐怖主义的战争上就体现出扳手、起子和老虎钳的效用。利用MV-22“鱼鹰”倾斜旋翼机和短程起飞/垂直降落(STOVL)联合打击战斗机带来的战略平衡,ESG可以成为一个反恐行动中理想的组织结构——他不但可以在蓝海区域内部署,也可以介入纵深150-200英里的内地。这支部队的适应性使得他们成为实施海军新战略理想的候选人——既可以作为紧急反应部队,又可以应对那些不可以部署大规模军力的危机。

    警戒舰队

  “警戒舰队”这个说法很容易让读者认为这是一支常规部署的航母打击群,其中大部分舰只在锚地处于高度戒备状态。事实上,航母打击群虽然还是会用于部署,但会越来越少,更多地是用于满足突发的战略需要。

  相反,航母(这里方便起见假定有9-10艘)、支援舰及舰载机仍然呆在内海,比如必需维持的处于高度战备状态的6支航母战斗群。这个设想基于以下情况:一艘航母正进行反应堆维护,另一艘正从部署区域或联合军演返航,还有一艘即将退役。这就需要有6艘航母备用——他们随时准备部署。从哪里出发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一个小得多的航母集群需要重新编队才能使精简后的舰队发挥最大的功效。

  大多数美国战略家的观点认为,未来十年的重点是亚太区域,这里将是大部分美国航母云集的地方。这9-10支航母打击群中,6支部署在太平洋的母港,2支在布里默顿(Bremerton),2支在圣迭戈(San Diego),1支在日本,最后1支在任何既定的前进基地。保留的东海岸航母群则战略性地分散在诺福克(Norfolk)和五月港(Mayport)之间。这个分配方案一方面确保舰队在突袭下的生存率,另一方面可以节约在全球危机下的集结时间。最低标准是美国总是有6个航母打击群时刻准备应付为期15-30天的冲突。

  警戒舰队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就是远征打击集群和他们的轻型两栖攻击舰。那些多功能的“航母”很久以来被认为是两栖部队核心,如今在警戒区域的作战行动中有了新的角色。假设其中1艘正在干船坞中进行保养,那么拥有10艘两栖攻击舰(LHA)的部队还可以向警戒区域派遣9艘“航母”。其中5艘装载作为基本打击力量的海军陆战远征队(这里再次假定有2支海军陆战远征队,一支正在部署,另一支可以在任何指定时间从部署地撤离),其余可用的两栖攻击舰则在他们的甲板和机库内带上2个中队的短程起飞/垂直降落(STOVL)联合打击战斗机。

  4艘两栖母舰(LPD)和4艘两栖船坞登陆舰(LSD)一般也用来装载联合打击战斗机——那样标配的两栖攻击舰(LHA)就可以装载一些执行海军陆战军团任务的其他装备,比如海上运输机之类。这样的配置可以提供广阔的、分布式的、拥有更强抗打击存活能力以及对禁航环境进行联合入侵能力的海上服务。虽然最新的“美洲级”两栖攻击舰虽然缺乏良好的甲板,但是可以出色的扮演短程起飞/垂直降落(STOVL)联合打击战斗机母舰的角色。

    水下对抗

  未来海军的另一个焦点就是水下对抗。也许没有证据表明当前的美国海军的编队面临更大的威胁,或是未来水面舰艇的发展潜力远胜于水下环境的舰艇。第一个主要的值得一提的变革来自柴油动力潜艇开始采用混合空气推进(AIP)技术。这些潜艇购买的价格只是那些核动力快速攻击潜艇(比如弗吉尼亚级)的一小部分。

  柴油/混合空气动力潜艇噪音非常小,可以装备更有效的鱼雷、反舰导弹,甚至防空导弹。这些性价比很高的潜艇在浅水环境可以替代弗吉尼亚级潜艇——他们紧挨着“影响力舰队”的水面舰只。这样的话,弗吉尼亚级潜艇就可以全神贯注于在深海环境下的反潜任务。但这些常规动力潜艇有一个显著的缺陷:由于燃料供应的限制,巡航时间比较短。但是这可以通过在巡航区域建立前进基地来弥补。基于政治原因,很多国家会拒绝向核潜艇开放他们的港口,但是会对建立柴油/混合空气动力潜艇的基地表示欢迎。

  另一个有所改变的领域就是美国资产清单上那些定向导弹潜艇(SSGN)的永恒使命。他们目前唯一公认的优势来自集中打击预装部件的部署——他们既可以与打击集群协同,也可以独自运作。美国海军曾经在SSGN发展道路上犯过一个错误:他们把潜艇性能向前与俄亥俄级弹道导弹潜艇兼容。其实未来的定向导弹潜艇应该是一个全新系列,比如和弗吉尼亚级相适应;或者用来弥补由于减少弗吉尼亚级潜艇的采购而造成的缺口,比如即将进入序列的柴油/混合空气动力潜艇。

  结论

  一个既注重数量又注重质量的时代——或者说起码是讨论中如此认为——来临了。在当前的地缘政治框架中,美国海军需要关照的地方远远超过他们所拥有的舰只。在计划中还需要超过270艘的额外舰艇才能满足指定任务的需求。

  海军已经发布了新的海上战略,上面清楚的解释了海军未来的义务。但海军的建设纲领已经不能与他的战略目标相称。因此,与其获得大量反应迟钝的船只,不如建造有效应对当前威胁的舰艇。海军正在和造船企业协调,利用世界上最好的创新技术来建造整个一代舰艇——虽然价格极其昂贵以至于海军能承担的数量有限。

  这需要新的舰艇既可以完成基本任务,又要相当便宜,可以大量采购。日常维护费用也要足够低廉。海军的计划编制者必须把无人技术也考虑进去——依靠这些技术,各类舰只可以把自己的感知范围扩展到传感器所能及之处。此外,海军还必须清楚:这些舰艇的建设目标是应对当前的实际威胁,而不是让他们去保卫火星。

  疯狂的“为下一场战争而战”(next-war-itis)的叫嚣应该停止了,海军需要为当前的冲突而战,这非常现实,也必须去适应。当然,海军还是要保留他们目前高端的舰队规模以对付未来会与美国发生冲突的竞争者。数据表明,海军如果追求建立一支如上文所述的舰队,并按一定比率配置高端和低端性能装备,在12年内就可以建立一支拥有320艘水面舰艇的海军,其花费只有过去财政预算的3/4。这表明每年节省的净额几乎高达5亿美元。因此,我必须再一次声明,海军需要福特,不要法拉利!

  作者:美国海军亨利•J•亨德瑞克斯司令(Henry J. Hendrix)

  编译:知远/一笑生

(来源:中国网 作者:知远)

 

设为主页】【打印】【返回顶部
 
 
 
    
 

沪ICP备11024603
关于本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技术支持  

 版权所有:上海国防战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gf81.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