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体系作战需求牵引信息动员准备


2012-02-10  来源:中国国防报

    信息时代的战争是以信息为主导的体系对抗,信息作战能力成为制胜的关键要素。信息动员作为调度和转化社会信息资源为战斗力资源的重要机制,是生成信息作战能力的重要补充。因此,以体系作战信息需求为牵引,加强信息动员准备, 是新形势下国防动员建设的重要任务。

    信息保障是体系作战的制胜之本,加强信息动员准备,必须突出后备力量建设

    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大量信息化部队和信息化武器装备投放战场,能否动员数量充足、专业对口的信息力量,将会影响体系作战能力的持续生成。

    信息设备研发力量。海湾战争中,美国的多家民用通信公司承担了战场信息保障和设备紧急研发、生产任务。其中通用仪器(GI)公司为舰载飞机紧急改制生产了ALR-79型通信设备,摩托罗拉公司紧急研发改制生产了LST-5C轻型卫星通信终端PRC-112型无线电台和STⅢ型保密电话机,保证了部队作战的急需。

    信息系统维护力量。战时信息保障任务繁重,仅靠军队自身难以满足需要,必须动员地方专业力量实施联合保障。海湾战争中,美国动员的后备役人员中,50%是通信和后勤等保障人员。许多民用通信公司担负了战场信息保障任务,其中电报电话公司就承担了约50%的通信业务。

    信息技术保障力量。大量新型技术装备和系统使用于体系作战,增加了信息技术保障的难度,特别是一些“撒手锏”装备,可能是临战前装备部队,其维护任务通常是由生产厂家派技术人员伴随保障。信息动员的任务,就是抽调并组织这些技术人员,完成好新型信息系统、装备的技术维护工作。美军将这种动员保障称为“战时售后服务”。

    网络夺控是体系作战的重要环节,加强信息动员准备,必须突出信息网络动员

    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是以信息网络为根本支撑,网络夺控是夺取“制信息权”,赢得战争胜利的重心。

    拓展网络动员范围,提高战时网络攻击能力。2010年,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表明:全国网民达到4.2亿人,互联网普及率达到31.8%;基础电信企业互联网宽带接入端口新增2千余万个,全国97%以上的乡镇具备互联网接入条件;上海、江苏、广东等省市基本实现行政村通宽带。日益庞大的网民队伍,将是未来网络战的重要潜力资源。

    增强国家信息基础设施军民兼容水平和战时抗毁能力,提高对战争的支撑能力。美国已经利用完善的信息基础设施,建成了“全球防务信息网”。美国国防部数据表明,美军95%的军事信息需要通过民用设施进行传输,有15万台以上的军用计算机通过民用网进行联络。当前,我国以邮电通信网、广播电视网、计算机网为主的信息基础设施初具规模,国家信息化建设取得巨大成就,基本上具备了向军事领域扩展的有利条件。下一步,应充分考虑军民融合的要求,在宽带信息网、移动通信网、光纤网等国家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中,预留军用接口,以便战时尽快打通军地连接的通道,实现军地信息查询、信息传输的一体化。

    信息情报是体系作战的关键因素,加强信息动员准备,必须突出信息情报动员

    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的突出特点是信息主导,信息情报资源的高质量获取、传输与运用成为影响作战的关键因素。

    动员社会力量提供多领域数据信息。信息化条件下的体系作战,涉及范围广,信息覆盖面大。战场信息既包括政治、经济、科技、外交、文化等综合国力方面战略信息,又包括战场水文气象、地理交通等方面的战场环境数据信息。国民经济各领域建立的信息情报资源库,如交通信息数据库、地理测绘信息数据库、气象资料信息数据库等,也将成为体系作战获取信息情报的重要来源。要实现对这些信息的全面掌握和精确运用,必须动员国家和战区地方政府、相关企事业单位和信息管理部门,共同完成信息情报保障工作,为作战决策和指挥控制服务。

    利用民用信息资源获取信息情报。综合运用科学实验卫星、民用飞机、地面传感器、计算机网络等民用资源,构建多层次、全空域、全时段的民间战场信息侦察体系,以弥补军用侦察系统信息获取能力的不足。

    利用民用信息资源传递信息情报。通过征用商业卫星、光纤、微波、短波通信系统和地面、空中通信工具,以及地方通信线路和互联网、民用局域网等传递信息,提高信息传递速度和效率。

    利用动员协调机制构建情报信息共享网络。协调地方军事机关、作战部队、民兵、预备役部队和民间信息组织,及时通报情报信息,并组织情报会商、情报鉴别,提高情报信息的准确性;采取有效措施,建立激励机制,调动各方面的情报信息工作积极性,形成多元一体的信息情报网,为体系作战提供强有力保障。

    电磁频谱是体系作战的核心资源,加强信息动员准备,必须突出电磁频谱动员

    “频率和子弹一样重要”。这是美军野战条令中的一句话。它说明,电磁频谱已成为战场上的核心资源,围绕电磁频谱资源进行的隐形对抗与争夺越来越复杂激烈。战时,必须根据体系作战需求,在相应范围内统一调动和运用国家、军队电磁频谱资源和电磁频谱管理资源,实施电磁频谱联合管控,提供稳定的电磁频谱保障。

    预留军队武器装备发展所必需的电磁频率资源。目前,国内频谱资源多数实行军地共管,部分实行地方专用,军队专用占极少部分。在军地共管资源中,军队使用的只占很小一部分,难以满足战时用频需求。为缓解军队频谱资源紧张的问题,必须征用民用频谱资源作为战略储备频段,为武器装备发展预留频率资源。

    配合军队对战场电磁频谱实施管理控制。目前,军队专职的频谱管理人员较少,电磁监测网发展相对落后,但是地方无线电频谱管理资源十分雄厚,建有遍及全国主要城镇的无线电监测、检测网络,拥有一支庞大的专业队伍。我们应充分发挥这支专业队伍和设施的作用,对作战地区的电磁频谱实施综合控制和统一管理,统一划分、指配和管理民用频率,对部分民用通信实行无线电管制,确保我军的通信不受干扰,并最大可能地将地方无线电信号的影响转化为对军事信号的掩护和屏障,形成对敌电磁优势。

设为主页】【打印】【返回顶部
 
 
 
    
 

沪ICP备11024603
关于本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技术支持  

 版权所有:上海国防战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gf81.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