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军事变革吹响不断深化的号角


刚刚过去的2006年,世界新军事变革领域的各大体系、各个系统相继推出了诸多引人瞩目的新成就、新成果,同时也为2007年的可持续发展、可持续创新奠定了基础,拓展了范围,呈现出了全面发展、不断深化的强劲势头。

军事变革意识更趋强烈。经过全球性新军事变革大潮的多年荡击,世界各国,无论是军界还是民界、高端还是基层,都或多或少、或强或弱地具有了军事变革的意识,而且这种意识渐趋成为一种国防发展的战略观念,成为一种加力推进军队建设的潜能,成为信息化军队建设的主要标识。在这种意识的驱动下,新思维、新概念已经并将继续源源不断地涌入军事领域的全体系、全系统、全层面,进而推动新军事变革不断向纵深发展。

军事战略谋划更趋主动。新军事变革对军事战略的震撼是剧烈的,直接导致了各国军事战略发生根本性调整,并为军事战略注入了许多新的战略要素和战略理念,同时也使军事战略谋划进入更具活性的新阶段。为因应这种新变化、新需求,世界各主要国家的军事战略谋划已更少被动性、滞后性、经验性,而是更具主动性、前瞻性、科学性,使军事战略不仅能遂行“打得赢”的指挥功能,而且能发挥对未来军队建设、军备发展的指导功能。与此同时,随着形势、威胁、需求的变数增多、变速加快,军事战略调整的周期将渐趋缩短,需要军事战略谋划更具及时性、针对性和超前性。

军事斗争方略更趋周密。新军事变革现已逐渐渗透到从战争到战斗、从实战到威慑、从行动到行为等各型各类军事斗争层面,同时也对军事斗争方略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因此,研拟行之有效、精细入微的军事斗争方略正趋成为赢得胜利之必需,特别是针对未来战争形态,如隐形战争、无人战争、太空战争等,以及信息战、电子战、网络战、心理战、舆论战等,预拟全新思维的军事斗争方略更是“不战而屈人之兵”之必备。

军事理论探索更趋深入。新军事变革对军事领域各体系影响最大的恐怕当属军事理论体系,特别是应用性军事理论和基础性军事理论。新军事变革打破了传统的军事理论研究定式,促使军事理论从论证性研究扩展为探索性研拟。可以想象,在未来军事理论体系中,应用理论和基础理论的界限将可能越来越模糊,现实理论与未来理论的结合将越来越紧密,军事理论与相关理论的融汇将越来越突出。与此同时,军事理论探索研究的方法论将不断纳入新元素、新机能、新视界,演进为一个全新的理论也并非不可能。

  军事体制编制更趋优化。为顺应新军事变革的需求,各国军事体制编制已陆续开始动大手术,做大调整,但远未到位。一些国家正试图摒弃传统军制,倚新概念,建新军制,如德国的“新三军”等。从发展趋势看,未来军制将更具一体化、集成化、模块化,即军种兵种,包括天军、网军、机器兵等新概念军兵种,都将成为可随机挪动、随意组合的模块,根据未来军事斗争的需求,在集成机制的链接下,形成一体化军团,遂行作战使命。

军事力量建设更趋强化。新军事变革正催促各国军事力量进行脱胎换骨的变化,正引领军队建设进入增质、强力、加能、锐志的发展轨道。作为军事力量建设特别是战斗力生成的主渠道之一,军事训练也正经历着变革的挑战,新的训练概念、新的训练模式、新的训练标准、新的训练途径相继推出,使军事训练展现出新的走向。可以预见,随着军事科技的发展应用,计算机网络普训、虚拟战场助训、实验室精训、军事演习实训、特殊环境辅训(如抢险、撤侨)等,将越来越广泛地被推广和使用,成为强化军事力量建设的新手段。

军事技术研发更趋积极。军事技术革命是新军事变革的源动力之一,同时也是新军事变革的主战场之一。在新军事变革反作用力的驱动下,越来越多的新技术或新技术群正脱颖而出,并蓬勃发展。今后一段时间,隐形技术、空间技术、纳米技术等将更为广泛地应用于军事领域,激光技术、动能技术、微核技术等将加速从实验室走进武备场,生物工程、气象工程、环境工程等将不可避免地被纳入军事工程之列,还有诸多新概念技术将可能从幻想步入构想,从脑细胞跃入实验室。

军事装备发展更趋智化。可以说,新军事变革最主要的成就之一,就是以更快的速度、更大的功效、更广的应用,将技术能转化为武器能,进而生成新的战斗力。这种演化流程正在加速运行,预示着越来越多的实效、实用、实战武器装备将以更快的速度列装部队。目前,引人关注的“未来士兵系统”将会在今后几年从实验转为实用;“无人系统”正从无人机拓展到无人战车、无人潜艇、无人舰船、机器士兵等,从辅战系统发展为主战系统;“空间系统”不仅为越来越多的国家所青睐,而且一场抢占空间制高点的拼搏正在展开,日趋激烈。由此可以判测,在未来武器装备发展中,一个最突出的特点就是智能化。

军事资源投入更趋精确。新军事变革需要大量的资源来支撑,同时也昭示着各类资源需要合理的配置,构成合理的资源链,生成合理的效费比。在财力资源投入上,各国军费近年来持续增长,据估计,世界军费总额今年将攀升至1.2万亿美元的高位,在军费结构中,研发费和采购费的比重将持续加大。在物力资源投入上,总体资源结构的比重将向新材料、新能源等资源倾斜。在人力资源上,主战人员比例将继续缩小,而辅战人员比例则持续增大。这些比例结构的变化,预示着军事资源投入将更精确、更精到、更精密。

  军事管理控制更趋有力。新军事变革的关键之所在,就是引发了军事管理控制的深入变革,不仅对军事管理控制提出了新挑战、新要求,而且也开创了军事管理控制的新思维、新模式。作为各级领军者,既应切实督导自己学会新军事变革条件下的管理控制科学和艺术,又须扎实将新型管理控制落实到人、物、事等各个层面。通过新型管理控制,将使人际、人机等的结合达到一个新的、更高的水平。(据《中国国防报》? 文/李庆功)
设为主页】【打印】【返回顶部
 
 
 
    
 

沪ICP备11024603
关于本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技术支持  

 版权所有:上海国防战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gf81.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