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不能陷入武器制胜论盲目误区


    伊拉克战争结束后,英国军事专家韦斯利·克拉克说过如下这段依然带有西方“色彩”的话:这场战争实力悬殊,而实力悬殊的根本原因在于训练……当然美军的装备也是一个优势,然而最强有力的武器是官兵,他们斗志高昂,训练有素。因此,克拉克总结说:“这场战争制胜的真正秘密在于军队的特征、训练和军纪,这是我们万万不能忘记的。”

    当前有种偏见认为,现在已到了信息或数字化时代,只要有了高精尖的武器,就可以掌握战场的主动权,并打赢战争。因此以人为主要对象的正规化建设,已经不是十分地重要了。现实生活中,也已经有人把关注的焦点更多放在了“物化”的现代化建设上,而转移了对“军队的特征、训练和军纪”这些内在素质建设的关注。这是值得高度警惕的。

  正规化是现代化的基础,没有正规化就没有现代化。恩格斯早就指出,任何一支由平民组成的军队,假如它得不到比较强大的正规军的巨大精神资源的陶冶和物质资源陶冶的支持——主要是正规军的基本要素,即组织的陶冶和支持,就永远不会有战斗力。恩格斯这个论断,也就是正规化之于军队战斗力的作用,不仅在以往战争条件下是如此,在现代战争条件下同样是如此,而且更突出,更必要。个中道理其实并不复杂。因为从常识上讲,越是高精尖的武器就越需要高素质和军纪严明的人去掌握,高度精密的武器系统必然需要高精度的组织管理系统来支持。未来战争是联合作战,陆海空天电多维一体,对于部队编制体制和相互之间的协同要求,已苛刻到多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的地步。高技术武器系统的精密特征,更反过来要求整个战场必须形成一个环环相扣的精密系统。在这个系统中,任何一个环节的缺失和疏忽,都会产生严重后果。一言以蔽之,一群乌合之众不管拥有如何先进的武器装备,也是一盘散沙,不仅打不赢高技术战争,甚至根本就无法进行高技术战争。

  现代化不仅是个“物的概念”,还是一个管理的概念、思想的概念(包括最新的作战理论等)。如果只有“物的现代化”,而无管理和思想理论上的现代化,那么这种现代化就只是一种十分表面化的现代化,或只是一具空壳。世界上也有凭借自然资源而暴富的国家,用金钱购进了大量新式武器,但由于军队训练管理水平较低,战斗力依然十分有限。这样的军队是一支现代化军队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现代化武器之于这样的军队,充其量是一幅“现代画”的装潢而已。

  高技术武器不会必然成为一种优势,其效能的发挥与正规化建设成正比例关系,而与非正规化和游击习气成反比例关系。这也或可解释,为何在此次伊战中,伊方作战的主体常常是那些手持步枪和身捆炸药包的“民兵”,而不是拥有相对精良武器的正规军。

  现代战争从表面上看,打的是武器装备之仗,但从深层次上讲,则打的是训练之仗、管理之仗、编制体制之仗,也就是军队整体素质之仗。近半个世纪以来,人们常常惊叹以色列以一个弹丸之地,面对众多阿拉伯国家的军队,竟能屡屡续写“不可战胜的神话”。其中的原因,也有人认为是以色列军队装备精良。这当然也不乏道理,但历次中东战争中,阿盟军队不仅在数量上占有优势,就是在武器装备上也与以色列相差无几。其所以总是打不破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重要原因还是在于他们的军队在训练管理、编制体制、组织指挥水平等方面,与以军存在一定的差距。

   战史如灯,殷鉴不远。我们怎么可以在刚走出愚昧崇尚“精神原子弹”之泥潭,又陷入“武器制胜论”的盲目误区?

  落后国家与先进国家军队的差距,从表面上看,是武器装备这种“物化”的差距;从深层次上看,则是“军队的特征”这种人格化的差距。缩短前一方面的差距,需要大力发展经济,开发先进技术和武器。缩短后一方面的差距,则需要严格训练的机制,从而真正打造出从编制体制到训练管理都精准无误、丝丝入扣,能使人与武器的结合浑然天成的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化军队。我军要实现现代化建设跨越式发展,必须在努力完成“物的现代化”的同时,积极实现人和管理上的现代化,惟此才可能建成一支真正的一流军队。(据〈解放军报〉)

设为主页】【打印】【返回顶部
 
 
 
    
 

沪ICP备11024603
关于本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技术支持  

 版权所有:上海国防战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gf81.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