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初美军作战理论的新特点


    冷战结束后,国际形势和世界战略格局发生重大变化,世界新军事变革也在向深入发展。美军一方面在不断调整其军事战略,同时也在积极研究制定面向21世纪的作战理论,以指导本世纪末到2010年前后的作战行动。纵观近十多年来美军作战理论的发展,它在继承了传统的进攻性和系统性等特点的同时,还体现了前瞻性、牵引性、联合性和变革性等诸多新特点。

    一、前瞻性

    美军的新作战理论具有明显的前瞻性,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作战理论发展所依据的战略评估具有前瞻性。美军作战理论的发展建立在一套完善的战略评估机制之上。对战略态势和战略需求的评估和分析,是美军发展新作战理论的根本依据。例如美军在上世纪末提出的两个联合构想以及目前正在发展的“快速决定性作战”等理论,都严格地以国防部提交国会的《四年防务评估报告》所提出的战略环境和战略需求为出发点。而《四年防务评估报告》所提出的战略需求本身就是具有前瞻性的。例如在美国2001年的《四年防务评估报告》中,就是以2001~2025年的战略态势为研究对象,而不是只局限于研究美国当前的战略态势。[1]美军目前所研究和发展的作战理论,要能够指导2010年前后美军的作战行动。因此,战略评估的前瞻性决定了在其基础上所进行的作战理论的探索和发展也必然体现出其包含的前瞻性。

    2、作战理论的发展目标具有前瞻性。随着人类社会逐渐进入信息时代,美军认为信息战将成为重要的作战样式之一,于是在1998年10月9日颁发了3-13号联合出版物《联合信息战》,用以指导美军信息战理论的发展和美军部队的信息化建设,使部队做好打赢未来信息战的准备。再如,随着科学技术和军事革命的迅猛发展,美军认识到未来联合作战将大大不同于过去的和目前的联合作战,于是不失时机地于1996年提出《2010年联合构想》,将美军联合作战思想、理论、编制、装备和训练的发展不断引向深入,这无疑会对美军未来联合作战产生巨大影响。1999年,美军在原来的基础上又提出了《2020年联合构想》。从美军联合出版物和军种条令的内容看,美军联合作战理论一般超前5~15年。

    3、作战理论的发展程序具有前瞻性。作战理论的发展一般都要经过理论构想到具体实现的过程。以目前所具有的手段来实现作战理论构想是一种按部就班的发展程序。而美军在作战理论的发展过程中,其作战理论构想并不一定由目前所具备的技术手段来实现,而是可以由未来假设具备的技术手段来实现。因此,美军在作战理论的发展程序上,为未来的技术手段预留了位置。例如,美军在最近的“快速主宰”论中,为了突出作战行动的迅速性,提出“全球炮”的武器技术概念。这一概念要求美军以每小时6发的速度和小于2千米的圆概率误差在全球范围内投射火力。[2]这一概念以目前的技术手段是无法实现。美军提出这一概念的依据是目前尚处在研究阶段的电磁炮和氢气炮。由此可见,美军在作战理论的发展过程中,已经将未来的军事技术超前列为满足理论构想的手段。

    二、牵引性

    相对于其它各个方面而言,美军作战理论的牵引性比较突出地表现在武器装备发展和部队结构调整,以及教育训练方面。

    1、在武器装备发展方面,作战理论所提出的作战原则、作战样式、能力要求等,是武器装备发展的重要理论指导。例如,美军在两个《联合构想》中提出并且发展和完善了未来联合作战的“制敌机动”原则。它要求陆军部队必须具有高度的战略和战术机动性。根据这样的要求,冷战时期遗留下来的重型机械化部队已经不能满足要求,部队必须轻型化。以“斯特瑞克”装甲车为核心装备的“斯特瑞克旅战斗队”便应运而生了。“斯特瑞克”装甲车是美陆军过度部队——“斯特瑞克旅战斗队”的主要的战斗和战斗支援平台。与美军轻型装甲部队的现役装备相比,20吨的“斯特瑞克”装甲车火力更强大,防护性能更好,而它的灵活性又优于美军重型装甲部队的M-2“布雷德里”步兵战车和M-1主战坦克,并且还配备了先进的信息系统。相反,美国陆军发展了十年之久的“十字军”火炮系统,由于其高达70吨的战斗全重,不能满足未来陆军的高机动性要求,因而最终不得不被国防部取消。

    2、在部队结构调整和教育训练方面,美军作战理论的牵引作用同样也表现得十分明显。例如,美军1991年11月首次颁发第1号联合出版物,明确了联合作战将是美军未来作战的主要样式,这引起了教育训练和编制体制的重大变革。美军在各级院校中增设了联合作战课程;参联会制定出了联合训练法规;全军训练中增加了联合训练课目;在有关部门中增设了联合训练机构,大西洋司令部增加了负责联合训练的职能;等等。1996年,美军参联会公布了《2010年联合构想》之后,美军的部队结构发生了更加巨大的变化。1999年9月30日,时任美国总统的克林顿宣布撤消大西洋司令部,成立联合部队司令部便是一例。联合作战理论的牵引作用已不言自明。美国空军在《2020年空军构想》中提出了“全球警戒、全球到达和全球力量”和“航空航天远征作战”的作战构想,并以此来指导美国空军按特遣部队模式进行航空航天远征部队的建设。经过这样的结构调整,美国空军将变得更加轻装简行,同时继续提高战略机动能力和杀伤力。

    三、联合性

    美军在发展作战理论的过程中非常注重联合性,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以联合作战理论为核心。    美军认为,联合作战将是美军未来作战的主要样式。联合作战理论从根本上规定着美军思考作战的方式和实施训练的方式。联合作战理论是未来美军制胜的一个关键因素。[3]美军早在1991年就正式确立了联合作战理论。在经过十多年发展以后,联合作战已经从一种作战程序演变成为根植于美军各种作战理论当中的核心理念。每个军种作战理论的发展都是在联合作战理论的大框架中进行,都立足于与其它军种进行联合作战,而不是立足于遂行独立作战。

    2、作战理论发展打破军种界限。美军各军种在发展各自作战理论的同时,都非常注重借鉴吸收其他军种的先进理论。美国国防部和参联会也十分注重采纳出自各军种的各种先进理论,并且在全军加以推广。以美军的“网络中心战”理论为例,1997年4月,美海军作战部长杰伊·约翰逊上将最早提出了“网络中心战”的概念。1998年1月,美国海军军事学院院长阿瑟·塞布罗斯基中将在《海军学院杂志》上发表题为“网络中心战:起源与未来”的论文,详细论述了“网络中心战”的定义与内涵,在美国军界影响颇大。1999年6月,美国国防技术专家大卫·阿尔伯特等人合著了《网络中心战:发展和利用信息优势》一书。这一专著引起了美国国防部上层的高度重视。美国国防部组织专门班子在研究该书和其它有关著述的基础上,于2001年7月向国会提交了《网络中心战》报告,全面阐述了“网络中心战”的内涵,推出“网络中心战”的目的与意义,实现“网络中心战”的条件,为准备实施“网络中心战”采取的措施,以及国防部和各军种在发展“网络中心战”能力方面的构设想、概念、计划、方案和有关试验、演示、演习等情况。[4]网络中心战,开始只是美国海军提出的一种理论构想,4年后美国国防部便接过这一构想,将其提升为适应信息时代战争要求的推行美国全军的作战理论。

    3、对一体化联合部队的建设具有很强的指导作用。21世纪信息化战场上的作战将是陆、海、空、天、电一体化联合作战,这种一体化联合作战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联合作战。传统的军种结构体制不能满足未来的一体化联合作战。在1999年《国防报告》中,美军提出了“无缝隙总体力量”的概念,用于指导一体化联合部队的建设。这一概念的核心内容就是:现役部队和预备役部队混合编组,实现一体化;常规部队、核部队和特种部队的各种作战力量实现最佳融合,组成一支高度一体化、在战役和战术上密切协同的军事力量;各一体化联合部队具有很强的适应能力,能迅速完成不同作战类型之间的转换。[5]

    四、变革性

    美军作战理论的发展带有强烈的变革性。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1、美军作战理论的立足点由物质优势向信息优势转变。美军的作战理论一贯是一种优势理论。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到海湾战争,这种优势一直表现为一种物质上的优势,即凭借自身物质力量的优势去击败另一个物质力量处于劣势的敌人。这种物质优势主要表现为作战兵力和武器装备上拥有数量和质量的优势。通过物质优势来获得战场上的火力和机动力等优势是原来美军作战理论的立足点。但是目前美军作战理论的立足点正在由物质优势向信息优势转变。美军在《2010年联合构想》、《2020年联合构想》以及与其配套的各军种的跨世纪长远规划,都用很大篇幅强调了信息优势的重要性。而《网络中心战》理论则重点阐述了未来美军如何建立和运用信息优势。美军之所以如此重视信息优势,主要是基于以下的逻辑,即:要取得作战的胜利,就必须控制作战空间;要控制作战空间,就必须取得制陆权、制海权、制空权、制天权和制电磁权;要掌握这五权,首先必须拥有信息优势。[6]美军认为,只有拥有信息优势,才能具备有效地使用部队的能力。

    2、美军作战理论的制胜思想由“摧毁”向“瘫痪”转变。美军传统的制胜思想是一种力量对力量的“摧毁”。第二次世界大战、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的海湾战争,无一不体现着美军的这种“摧毁”型的制胜思想。但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到21世纪初,美军作战理论的制胜思想开始由“摧毁”向“瘫痪”转变。“瘫痪”思想最先起源于将敌人作为一个系统来打击的“五环理论”。这一理论主张将敌人作为一个系统,对系统节点进行平行打击,而不必彻底消灭其有生力量。[7]经过最近几场高技术局部战争的成功实践,这一思想逐渐成为美军主流的制胜思想。在最近美军作战理论的发展中,“快速主宰”和“基于效果”等思想的普遍运用,正是这一转变的重要表现。

    3、美军作战理论的层级界限趋于模糊。信息技术的高度发展和广泛应用,将使战略、战役和战术级的联系更加紧密。作战理论的发展使其间的层级界限趋于模糊。在21世纪,美军部队的规模将变小,但部队的作战能力逐渐增强。小部队不仅能进行战斗行动,也能遂行战役级、甚至战略级的作战行动。先进的网络化部队将能够在整个作战区域实施全纵深同时攻击,同时实施原属于不同级别的各种作战行动,几乎同时达成多个作战目标。

 

主要参考文献:

1 美国国防部.四年防务评估报告.http:// www.globalsecurity.org,2001.

2 美国国防部.网络中心战.http:// www.globalsecurity.org,2001.

3 美国联合部队司令部. 快速决定性作战. http:// www.globalsecurity.org, 2001

3 [美]哈伦·厄尔曼/詹姆斯·韦德,腾建群等译.迅速制敌:一场真正的军事革命.北京:新华出版社,2004.

4 军事科学院外国军事研究部译.备战2020——美军21世纪初构想.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2001.

5军事科学院外国军事研究部.新世纪美国军事转型计划——美军转型“路线图”文件汇编.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2003.

6 军事科学院外国军事研究部译.外刊论新军事变革.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2004.

7 王保存、刘玉建.外军信息战研究概览.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1999.



[1] 美国国防部:《四年防务评估报告》,http:// www.globalsecurity.org,2001。

[2] [美]哈伦·厄尔曼、詹姆斯·韦德著,腾建群等译:迅速制敌:一场真正的军事革命,北京:新华出版社,2004。

[3] 军事科学院外国军事研究部译:《备战2020——美军21世纪初构想》,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2001。

[4] 美国国防部:《网络中心战》,http:// www.globalsecurity.org,2001。

[5] 美国国防部:《国防报告》,http:// www.globalsecurity.org,1999。

[6] 王保存、刘玉建著:《外军信息战研究概览》,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1999。

[7] 军事科学院外国军事研究部译:《外刊论新军事变革》,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2004。

设为主页】【打印】【返回顶部
 
 
 
    
 

沪ICP备11024603
关于本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技术支持  

 版权所有:上海国防战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gf81.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