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专家给出12种战争新原则 强调恐怖分子破坏性


 

    随兵器技术、通信技术以及传感器技术快速的发展以及单兵装备的效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中已被显示出来。很明显,美国必须修订并补充战争的原则,以有效地应对未来复杂的战争。

  在重新制定未来战争原则之前,有三个问题必须回答。先,军事变革如何影响军事力量以及对未来的影响力?第二,在未来20年美国如何面对局部战争冲突与不同类型的敌人?第三,在未来战争中,谁是美国的真正同盟?更进一步讲这个看起来简单的问题却有着复杂的答案并且必须正视这个重要的警示。

  我们联系英国皇家军官学校的作用看来,许多历史性的观点是必要的。当前流行的战争原则自从1921年来仍然保持实质上的稳定,当一战后的,美国在战争中的教训推动其将军事原则法典化。全球性的信息整合使得信息的收集,传输,分析,发送的飞速性进步成为可能。正在完善的系统使得战场指挥官可以根据来自第二平台的传感器信息和来自第三平台的武器信息来在一个整体平台上进行电子化的进攻和防御指挥。以网络为中心的战场可以实现各军种之间的无缝信息连接和信息共享以及快速履行任务使命。但是,假设英国皇家军官学校作用消失了,军事原则将遵循改革回到静态的结构中去,那显然将是一个错误的事情。因此当起草第一个新战争原则的假设是:一个新的战争原则的设定必须足够宽广以便为新战争学说,科技和性能提供一个快速发展的空间。

  考虑到国家威胁,在过去十年中许多重大事件观测员都指出美国正面临着新的敌人。但是在这些观察资料中,美国军队的批评家们通常只有一半是对的。是的,美国一直和一些分散的,训练能力低下的,无国界的,却有适应性强的,人数众多的军队打仗。但是,事实上,恐怖分子的威胁只是一个附加的威胁。另外,有些国家,例如叙利亚,朝鲜,和伊朗仍然有传统的强大军事力量需要美国去打败以达到美国的目的。

  在军事行动的归类上,战争级别之间的界限同样也是模糊的。在过去,低强度的战争中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坏是很小的。而现在,一个小规模的,良好装备的和严密组织的闲散人员或恐怖分子都可能造成巨大的破坏性的攻击。因此,基于战争原则再评估的设想是:美国面临的战争冲突的类型将会持续扩大,而且当在搜捕恐怖分子的藏身处时或和强大传统陆上或海上力量对抗,以及在计划核打击和核反击时必须同等适用这些新原则。

  当考虑谁是美国的同盟者时,最近的许多战争体现了许多美国在军事和政治上的盟友。在得到多变多边的支持和人员参与战争行动,这些都是出于军事和政治的目的很容易就体现出来了。另外,有许多战争的外表和结果奇特的是非军事性的,例如出于人道主义信仰和对难民的关怀,将要求更仔细的考虑和计划。当美国鼓励同盟者的参与,其他的政府机构和非政府组织-----这些必须不仅要完全参加到联合行动中去,而且他们的参与同样必须是有实际意义的。于是,第三个设想是:美国军队不仅仅是战争行动的唯一重要参与者,而且战争的最新法则要足够灵活去使所有参与军事力量和组织成为一个整体。

  给出了这些观察资料和设想,那么新的战争原则即要求相当多的修订和扩展。但是他们也不能放弃集中化。所有目前最新的原则表现出永恒的,最精华的战争元素,那在将来是继续相关的,虽然大多数现在很适用的将来是局限的。相反,目前的战争原则必须进化成更复杂的原则以便在未来战争中扮演更佳的手段。没有一个清晰的可达成的目标,这种威胁不可能被充分地评估到,行动的线路也不可能发展,那么行动的结果和代价也不好确定。

  1.目标性,必须聚集在对一个可成功的决定性的推翻一个国家的这种作用上,并且通过过去十几年的改变,这是唯一的通用丝毫未损的战争原则。对一起成功的军事行动来说,清晰地定义一个成功可行的颠覆行动仍然有争议。这一点在评估美国在越南和黎巴嫩的经历后,在伟伯杰的理论中得到了增强。并且这一原则被美国在索马里和伊拉克的行动中得到了证实。

  2.快速性,是指快速执行与战争有关的所有功能和行动。速度即暗指当前机动性和攻击性的战争原则。抓住主动性,在敌人适应和反应之前打击和再次打击敌人,实战中一次次证明了是成功的原则。快速性使得部队先期抓住主动性,实施快速打击并且快速计划和决策。但是对快速性的要求并非开始与战斗打响和终止与战斗结束。美国必须在战斗行动之前就快速集结和展开部队,并且一旦行动成功要快速调防。战争中小股部队处于适当时机十天的行动低的上大部队30天的行动。另外,敌人们总是在寻找利用美国正处于战争中无暇他顾的周期,所以美国必须证明他可以极快作出反应并进入行动位置

  3.集中力量,而不是靠人多,即调集所有常规火力和其他有用工具,例如电子战和信息战去打败敌人。如今的战场空间分界线很难分辨,所有的行动都分布在一个极广的极深的战场上。先进武器的精确打击,广泛分布的传感器,专业的空间系统和无人机,已经证明了这些例如电子战,欺骗性,的信息战等非破坏性的战术的有效性,但是同时它也带来许多日益增加的局限性。高科技和各种平台的高额费用-------许多平台必须要减少----许多原则上将进一步贬值。往后,兵器科技的进一步发展,结合更小型的未来武力,将要求策划者必须将心思放在在作用的构成上而不是在武力构成上。

  效果取代武力,成功的军事行动要求指挥官首要集中注意于系统和武器作用的交叠区域如何,再者是平台处的位置。事实上,作用的区域总是成为军事位置中最先考虑的事项。军事构成已经发展成集中武器的作用,起始于20世纪的军力的分布已经变化为火力和作用区域的计算。只是,平台位置的作用如何处于次要位置,在科索沃战争中被说明了,在这次战争中,以美国为中心的重磅炸弹半路上例行公事般轰炸靶子。像这样,向前展开或在特殊的情况下集中这样的平台以增加可行性和效果可能是明智的,但是那不总是必要的,并且,在联合作战中,许多情况下的部防或集中可能导致重要的东西失效。

  4.经济性战争,是雇佣大量的人和联合作用去压制和摧毁敌人达到目的。经济战,被经济作用所代替,已经辩论了数十年。第一个主要的对经济战的评估开始于越战期间,当对部署在南亚的美国军队的评估得出以后认为,美国将不可能赢得战争。第一个姿态鲜明驳斥美国经济战是被Gen. Colin Powell,他是一个越战老兵,在1991年的波斯湾战争前提出美国在将来应当使用压倒性军事力量而不是严格的经济力量。皇家军官学校认真对待了,关键性的把经济力量转变到军事力量上来了。

  将来,计划者必须使用系统性思考方法去评估和进行指挥是指挥官的的最低要求。通过这种方法,计划者可以协调系统,平台,武器之间的作用,以最第的毁坏和人员伤亡来获得想要的结果。当考虑经济作用时有一点需要注意,但是,当要求部队行动时,计划必须囊括所有任务的解释,相关的的费用以及对最坏打算的的设想。

  5.要营造一个可利用的,对战场空间彻底的认识,要了解对手的中心和弱点,这都是普遍知道的东西。最近一场战争中的一个教训是决策者,计划者和执行者要联系在一起并完全理解命令,及时行动的能力。不全面的或严重滞后的智能导致美国错过了好几次捉到或杀死本拉登和911事件劫匪的机会。这种低下的分析和综合能力已经成为美国在指认伊斯兰教义主义恐怖分子的失败后作为诟病的因素。

  信息对战斗计划和行动执行的有效性越来越重要,而且这种认知必须超过由光谱传感器提供的战场空间的认知度。决策者,执行者和计划者必须通晓比标准的军事阵地,装备,训练和战术的列表还要多。当可能时,政治人物必须收集,分析,传输和利用敌人的通信,能源,运输,公共操作的结构甚至是社会构成方面的信息和智能。

  6.连续的计划编制是指正在进行中的发展和行动路线的恢复,因为当前的情况和费用所以要飞速地达到目标。由于当今战争的复杂多变性,与敌接触无计划者先生存的老的公理更加凸显出来了。战争的计划必须在紧要关头的的第一个暗示时就要开始,并快速持续到战争的过程中,而且包括详细的计划,这些计划包括快速战斗行动,向本国求援或向非政府组织和国际组织求援以及撤回联合军队。在以网络为中心的战争时代,简单是战争的第一个死亡者,拿破仑下士已经死了。简单的计划不再是最好的计划,我们也不再希望每个人能理解计划的所有细节。不必要的复杂性也应当要避免,但是计划的复杂性水平增长是我们所期待的。

  计划必须详尽到能考虑到不太可能的情况,最好的和最差的假设。例如,伊拉克战争带来一个有意思的申诉,它显示:意想不到的成功和联合部队的飞速进展创造了一个联合部队不能充分控制他们所占有的领土的环境。有这样一个成功教训的武装,未来的计划者必须像计划对付潜在的失败一样来估计应付潜在的成功。

  7.机动性,指能快速适应新的或不同的要求和情况。支撑经济影响,集中作用以及连续性的计划,这就是机动性。美国的许多现有的和将来的系统提供了传输相似作用的能力。另外,在改革的顶峰时出现紧急情况,系统的有效作用需要及时展现出来。计划者和指挥官的焦点必须及时有效地放在履行重大使命任务上,他们还必须被要求能仔细考虑自身的选择和创造性的运用武器和系统。

  8.保障性,指确保军队能经历战争始终,从开始进入到撤回。部队一直以来都依靠于后勤供给。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部队兵败圣城就是由于他们途中没有足够的草料供应。美国军队的尖头部队在2003年对阵伊拉克的战争中要求部队放慢他们的推进速度以等待他们的后勤供应能够赶上。战场上的军队不管装备和训练如何,如果断了供给将是毫无战斗力的,未来,保障性将是一个必不可少的战争原则。

  9.指挥效率确保部队在传达命令中没有更多的分散和分层,这一点暗示着要统一指挥。在美军条例中战争被分成各种等级处于好的动机,未来战争的速度和回旋空间要求联合指挥官掌握更多的权力,而不是越少。对战场目标不必要的反复回顾和在战术上的冲突应当要消除。行政部署关系是非常重要的,高一级的指令必须给下级指挥官以明确的指向,并且要信任能够作出好的判断。指挥官们必须抵制住团体和亲信的的诱惑,以免影响部队结构或计划的进展。同样的,政治领导人也必须抵制住诱惑,不能让每个人都参与,或不必要地以联合的名义扩大参加的人数。

  10.安全性,是指确保部队的安全和完整性,确定行动中的所有非参战人员。安全性原则随着战争的特性在扩展。如果美国学到了一个教训的话那就是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遇到的困难情形,得出安全在将来制定计划和执行行动中要考虑的实质性问题。另外,非政府组织,个人中介,被迫害的少数民族和难民们从法律和道义上也都需要提供安全保障。在波斯尼亚战争中,荷兰军队无力保护斯雷布列尼查的公民对荷兰和北约在政治上都产生了大的损失。

  11.参与人员的综合性,即在计划中以合适的人员组合,给所有部队分配有效的任务,中间分子,非政府组织都参与其中。单纯的军事行动(小规模的除外)变的越来越不可能。目前的军事原则实质定义实际上在联合作战还没听说时已经有了,联合行动只是最近的一个改革。现在主要的国际冲突要求多方联合解决,由于国际组织的参与将更容易成功。所以,综合性原则必须被采纳以保证计划不单是被参战的联合部队而且政府部门和非政府组织同时执行。

  12.出其不意,以不可预知的方式支起行动效果,在现代战争中仍有其存在价值。奇袭的战略在现在这样的以通讯卫星指挥军队行动,每个人都能实时掌握信息进程的时代越来越难。另外,布什的先发制人的学正在实践中,通过展示冲突的原因和紧急性在军事行动之前去积聚政治上支持和联合行动者是很必要的。但是,行动和战术的奇袭是不可减少的,利用自身的信息明朗优势,一个灵活的,有创造性的指挥官应当找准对手没有注意到的地方和方式给予其出其不意的打击。

  最后,通过反馈和评议就形成了战争原则。在行动和紧急运用中收集和分析部队的信息,这对美军来说是很熟悉的。在每一步发展中,美军都通过演习和实战来听取报告和分析学到的教训。未来,战场行动的快速完成性要求从执行者到计划着进行快速的实时反馈,什么行动生效什么行动没有生效。计划者和指挥官必须识别和共享教训,以便修正计划以最大化战场部队的战斗力,减少战斗时间和平民伤亡。

  军事变革和科技发展使未来战场变得复杂,为确保有效性,战争原则必须与时俱进变的更加复杂。单独原则的独立性已经是昨日黄花了。

  就像新类型的战争中的行动者和系统的关系一样,大多数的战争原则都是相互依赖的。例如,机动性,广泛的信息知晓,反馈和评估对连续的计划都是关键的,反馈和评议依赖于行动者的综合和信息的广泛知晓,分散行动和集中行动都是依赖于机动性

  大多数争论战争原则的人很早认为战争永恒的特性都应保持不变。但是,他们一直打算在广泛发范围内检查独立原则含义。保留当前的条款,假设他们能被充分地重新解释以适合战争的不断进化也是把残尺,难以适应进化中的改革。成功的军事行动的基础已经并将继续随着战争特性的进化而演变,现在是美国军方承认这些官方教条变化的时候了。

  译自:武装力量杂志

  作者:LT. CMDR. CHRIS TOPHER E. VAN AVERY

  编译:知远/立斌   来源:中国网 作者:知远

 

设为主页】【打印】【返回顶部
 
 
 
    
 

沪ICP备11024603
关于本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技术支持  

 版权所有:上海国防战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gf81.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